吃过饭,陈歌扛着床板回到员工休息室,一打开门就看见徐婉蹲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板你什么时候养的猫啊!好漂亮,就是它不让我碰!”徐婉很不甘心:“好想揉揉它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了,这猫是一只流浪猫,有点敌视人类。”陈歌进入屋内,将床板重新放好,那猫看见陈歌过来,倒是没有炸毛,只是很嫌弃的跳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那它为什么不讨厌你?”徐婉很是不解,她一靠近白猫,白猫就会做出攻击动作。

    “可能它也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信赖、品格高尚的人吧。”坐在床上,陈歌伸了个懒腰:“你要不要休息一会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睡吧,一点钟十五我叫你。”徐婉恋恋不舍的看着白猫:“这猫叫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给它取了很多名字,它都没反应,最后我叫它白虎的时候,它情绪异常激动,我在考虑要不要以后就叫它白虎算了。”陈歌看着白猫,很认真的在思考。

    “你给一只猫取名叫白虎?”徐婉感觉自己的三观遭受了巨大冲击:“行吧,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等徐婉出去后,陈歌看着椅子上的白猫感到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这只猫能够看到那些脏东西,小小这个级别的鬼怪都很怕它,如果利用的好,这只猫会成为陈歌的一张底牌。可是它毕竟也是一条生命,有自己的意识,想要短时间内让它听话很难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晚上的磨合,白猫对陈歌已经没有那么敌视了,这只猫很聪明,它能分别的出谁对它好,谁对它坏。

    “你的孩子已经不在了,就算你一直守着它们的尸体也改变不了什么。”陈歌思虑良久,起身提起篮子,白猫跟在他的身后,一人一猫走出员工休息室,来到鬼屋门口。

    用双手挖开绿化树旁边的土,陈歌将几只小猫放入其中,他在做这些的时候,一直留意白猫,怕这只猫突然发疯。

    “我清楚你的痛苦,也知道这几只小猫对你的重要性,但你要明白一点。”陈歌蹲在地上,将两边的土缓缓推入土坑里:“生是死的起点,死是生的必然归宿。埋葬身体,灵魂才会永生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白猫有没有听懂他的话,这只猫就一直看着土坑,盯着渐渐被土埋住的四只小猫,异色的猫瞳轻轻跳动。

    它没有攻击陈歌,也没有失去理智,一直表现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当陈歌撒上最后一把土的时候,白猫卧在树坑里,不管陈歌怎么喊,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一直到中午休息时间过去,游客渐渐增多,白猫才离开树坑,窜到了树冠当中。

    陈歌拿这猫也没什么办法,简单打扫了一下卫生便开始下午的营业。

    新增了一个二星场景,为了进入这个新场景体验,很多游客从午夜逃杀和冥婚里出来后,就又开始排队,恐怖场景分级制度已经初见成效。

    得不到,所以才会更想去体验。对追求刺激的特定群体来说,未知神秘的新场景具有前所未有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忙到新世纪乐园闭园,鬼屋门口的游客才散去。

    来不及休息,陈歌又和徐叔一起将乐园库存的监控设备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让徐叔和小婉先离开,自己独自进入暮阳中学场景,在几个关键点上安装了监控。

    调试监控比陈歌预想的还要复杂,弄完以后已经是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洗了把脸,陈歌跟高医生和王海龙通了电话,打车前往海明公寓。

    他到的时候,高医生和王海龙已经在楼底下等了很久。

    成熟稳重,对心理疾病治疗有独道见解的高医生,很轻易就获得了王家兄弟的好感。不用陈歌介绍,他们就聊的很熟了。

    “我爸和声龙住在六楼,中午的时候我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进入海明公寓,陈歌微微皱起眉头,他又闻到了那股淡淡的臭味。

    这臭味在三楼几个房间最为浓重,但是别人却好像根本闻不到一样,比如旁边的王海龙和高医生,两人表现的十分正常,甚至还在探讨病情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散发臭味?”最开始陈歌以为是302年轻人积攒的动物尸体散发出的气味,可是现在那些动物尸体应该已经被清理掉了才对,怎么臭味并没有减弱?

    来到顶楼,王海龙敲开了601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他头发黑白参半,脸上愁容不展。

    “爸,这个是有过相似遭遇的鬼屋老板,另一个是九江最好的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先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出租屋里摆着各种生活用品,这么多人同时进入,显得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