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机大叔等红灯的时候,拿出手机在他们群聊里发了语音。

    他刚把陈歌送到槐花巷,又听了一路的鬼故事,现在心里慌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车里配有行车记录仪,装有定位系统,还安着防护栏,应该不会出事。”司机大叔心眼很多,在发送语音时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,让后排的乘客也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最近这几天晚上有点乱,你多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绿灯亮起,司机大叔将手机放在一边,发动了出租车。

    两边的景物飞速倒退,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司机大叔悄悄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排的乘客,个子不算高,上身穿着一件黑色卫衣,里面是一件浅红色的衬衣。

    这人匆忙跑进车里,说了要去的地方后就没有再开过口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他进入车内后也没有取下戴在头顶的卫衣帽子,因为角度原因只能看清楚他的半张脸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们跑夜车的比较讲究,一般是不往那地方去的。”司机大叔心里没底,开始东拉西扯:“不过既然让你上车了,我也肯定不会多收你连钱,不过我只能给你送到那附近,需要你自己往里走个一二百米,你看行不?”

    他第一次载陈歌的时候就是这样,胆子小的很,没到地方就开始规划离开的路线,等乘客一下车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别啊,我就是去取个东西,家是在市区里的。”男人抬了抬头,从声音上倒是听不出什么问题:“你走了,把我一个人扔在火葬场门口,等我取完东西回来怎么打车?大晚上哪会有出租车跑火葬场拉客?”

    司机老张想了想,琢磨着乘客说的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送到,再送回来,来回两份车钱,不比你拉空车跑回来赚?”

    被乘客这么一说,老张有点动心,能多赚一份钱为什么不赚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一口答应,主要是载过陈歌后,他有了心理阴影,干什么事都小心起来:“也行,不过我就在路口等你,你取完了东西再回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成,只要你不嫌耽误时间就好。”后排的男乘客双手插在口袋里,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人除了一直戴着帽子外,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,感觉比那个去废弃校区约会的家伙靠谱很多。”

    老张嘴里嘀咕着,心说整个九江跑夜车的出租车那么多,总不能什么怪事都让自己遇上吧?

    连续两次碰见那个精神病,概率已经够低了,算一算也应该时来运转了。

    他在脑海里想各种理由安慰自己,可是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是冒出了汗。

    车子开的很快,只用了十分钟就跑出了老城区,朝着位于郊区的火葬场前行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越来越少,商铺招牌的灯光也已经看不到,公路上只剩下老张的出租车在飞驰。

    “快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叔不时从后视镜偷看乘客,对方老老实实呆在座位上,整整一路似乎动都没动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再往前开点,不用送到门口,离得稍近点就行。”后排的乘客声音很轻,有种在说话时吸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围近百米看不见任何亮光,今天这地方格外的安静,出租车在水泥路面上缓缓前行,好像移动的黑色棺椁。

    “就停在这里吧。”夜风顺着车窗吹入,老张双手抓着方向盘,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好,给我两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车钱!”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一起给。”后排的乘客淡淡的说了一句,他的声音好像出现了某种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老张很想下车跟对方理论,他害怕乘客逃走,可是一想到要离开车子去外面,他又退缩了:“真是见鬼,大半夜跑火葬场找东西,他在这上班吗?”

    司机大叔看了眼时间,已经是十一点五十六分,马上就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“天天遇到这样的客人,老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跑,倒是不用担心堵车了。”他看着那名乘客快步离开,觉得那人走路有些别扭,就跟不习惯走路一样。

    乘客从小门进入火葬场,老张一个人坐在车内,他把所有车窗全部升了上去,密闭的空间让他比较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。”刚过去十几秒,老张就有些坐不住了:“我会不会是遇见骗子了?这家伙是不是不想给车钱?”

    他沉思片刻,表情慢慢发生变化,似乎意识到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:“那个去槐花巷的乘客,好像也是没给钱就下车了!”

    陈歌当时要去槐花巷,距离巷子口还有五六十米,老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