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单将锁头安装好,陈歌和小顾拖着怪谈协会成员回到一楼,将他们锁进了化妆间里。

    “老板,就这样关进去安全吗?”小顾晃了晃门锁:“我的意思是用不用拿绳子给他们捆上?”

    陈歌明显感觉到了顾飞宇的进步,他将身上的碎颅医生制服脱下递给小顾:“不用管了,你穿上制服回三楼的场景里,游客该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小顾没怎么拒绝就换上了碎颅医生制服,表现的很积极,跟早上过来时判若两人。弄得陈歌都有点怀疑,他是不是被怪谈协会的鬼怪附体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,你之前进鬼屋场景就跟上刑场一样,怎么现在变化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小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他穿着碎颅医生套装,做出这样的动作,带给陈歌一种严重的违和感:“其实我一开始认为鬼屋就是往死里吓唬人,觉得靠这样挣钱很不好,但后来看到你劝和那对情侣后,我突然觉得咱们鬼屋有时候也挺温馨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一直对鬼屋存在误解,恐惧能让人卸下平日里厚厚的伪装,在这里只需要放开顾虑,尽情尖叫就可以了。”陈歌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快节奏的生活,各种不得不面对的压力,在这座城市里,总要有一个地方可以供人肆无忌惮的宣泄才行。你以为我们是在靠吓人赚钱,其实不然,我们只是在为他们麻木的心灵增添活力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顾飞宇的肩膀,陈歌脸上露出宛如初阳般温暖的笑容:“用尽全力去带给游客惊吓吧,刚才那对情侣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轻易得到的没有人会去珍惜,所以只有在最深的绝望当中,才有可能遇到最美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听完陈歌的话,顾飞宇重重的点了几下头,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十分神圣:“我一定会认真扮演好自己角色!”

    “加油。”看着顾飞宇充满干劲的样子,陈歌颇为欣慰:“年轻人就是比较热血,对了,你把我的号码设置成一键拨号,在鬼屋里遇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,立刻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情侣吵架对陈歌来说只是一个插曲,让他没想到的是通过这个小插曲,竟然让顾飞宇彻底认同了鬼屋。

    当然,小顾认同的是陈老板为他“描绘”出的那个鬼屋。

    掀开厚厚的门帘,陈歌走出恐怖屋,休息厅里坐满了等待的游客,宣传效果好的令人吃惊。

    很多等不及的游客也开始参观其他项目,人来人往,虽然还无法和新世纪乐园巅峰时候相比,但已经让乐园的工作人员们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大家久违的忙碌了起来,这座修建了十年的乐园重新焕发出活力。

    再次失去了两名成员以后,怪谈协会也没有继续去试探陈歌,可能他们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这样试探下去,要不了几天,估计整个协会就没有会员了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半,鬼屋门口的游客数量依旧很多,但是考虑到安全原因,陈歌停止接待游客。

    乐园开始清场,七点钟游客们才陆陆续续的离开。

    今天的游客量破了新世纪乐园近半年来的记录,中午的时候徐叔就被罗董叫走,他们似乎开始商讨下一步的宣传计划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两位!”

    关上防护栏,陈歌清点了一下今天收入,网上支付和现金加在一起将近一万五千元。

    这个数字比想象中少了一点,主要原因是陈歌为了保证游客体验限制了每次进入的参观人数。

    冥婚场景一次最多只能进去四个人,午夜逃杀的人数上限是七个,暮阳中学场景最后由于游客呼声太高,同批次进入的人数上限调高到了十二人。

    前两个场景二十分钟一场,反倒是暮阳中学因为场地太大,一次进入游客数量多,参观时长平均下来需要四十分钟。

    赚钱的效率低了一点,但是好评率却持续走高,越来越多人开始主动帮助陈歌宣传,发动态和微博,向身边的朋友和家人安利恐怖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良性循环,普通的鬼屋因为场景有限,新鲜感一过,游客数量会逐渐下滑,但是陈歌的鬼屋因为恐怖场景分级制服存在,只要他能不断保证有更恐怖的场景出现,来他鬼屋参观的游客只会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好的口碑,要比一时的利益重要许多。

    营业一整天,只有一队人找到了十八个校牌,这一队人里包括九江医学院与杨辰一起来的学生,还有之前尝试过的路人。

    陈歌询问他们是否继续挑战下一个场景,那一队被摧残的不成样的游客都很果断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一天的营业圆满结束,等徐婉和小顾离开后,陈歌又用手机给他俩转账了两笔奖金。
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