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陈歌确切的回复后,李政语气轻松了许多,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,每次给陈歌打电话都觉得很有压力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,你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政刚想挂断电话,陈歌就开了口:“稍等,我还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刘哲投案自首,他有没有交代自己最后的藏尸地点?那具尸体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跟我们之前推测的差不多,刘哲是学校工作人员,他利用职务之便让学生们把雕塑搬进仓库,然后自己晚上再偷偷过去,把尸体从雕塑中弄出,藏进了地下尸库当中。”李政声音变低,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很不愉快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进入地下尸库了?”陈歌竖耳倾听,地下尸库是尖叫指数三星的恐怖场景,更是四星恐怖场景通灵鬼校的最后一个前置任务,任何和地下尸库有关的信息对他来说都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今天白天和学校工作人员一起进去的,在五号库房找到了那具尸体,我们做了dna比对,她就是马颖失踪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在李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黑色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,陈歌将其拿出发现收到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他没有打开看,而是继续询问起李政:“政哥,你能不能给我说说地下尸库的布局?你们有九江西校区地下尸库的地图吗?”

    地下环境非常复杂,地图对他来说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李政今年三十多岁,陈歌叫他政哥一点毛病都没有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李政在听到陈歌对他的称呼后,汗毛莫名其妙的立了起来,心中浮现出一种不详的预感:“没有地图,不过大概的路线我知道,当时有学校工作人员在,你问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单纯的好奇。”陈歌东拉西扯说了半天,李政才终于将地下尸库的布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西校区的地下尸库是九江、乃至华中南最大的地下尸库,从九江医科大学建校起就开始使用,到现在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。我们进去的时候,学校工作人员特意交代不让我们乱跑,那里面通道纵横交错,根据功能大致分为三种。”

    “一种是刷着白色墙漆的运尸通道,一种是没有刷漆供人行走的通道,还有一种通道刷着红色墙漆,那个工作人员没告诉我红色通道是干什么的,只是说遇见了绕着走,不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李政的话引起了陈歌的注意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通道会刷成红色:“会不会是因为‘门’的存在,对周边产生了影响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呢?”李政没有听清楚陈歌的自语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地下尸库具体有多大,工作人员也说不清楚,有记录备案的是六个库房,但是实际进入后,我们只走了大概三分之一的距离,就已经见到了三个小型库房和两个中型库房。”李政那边似乎还有事情要处理,他加快了语速:“大型库房在最里面,据说都是停尸池,就是一个大池子里放满福尔马林,各种标本都保存在里面,需要做试验的时候捞出来。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东西,早已废弃不用,现在都换成了专门用来保存尸体的冰柜。”

    李政大致将地下尸库的布局告诉了陈歌,不过说跟没说一个样,路况太复杂,又没有什么参照物,陈歌感觉自己一个人进去还是很危险。

    “政哥,你们进去的时候,又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?或者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地下尸库跟自己鬼屋的地下停车场差不多,不见阳光,鬼怪白天也很有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“奇怪的事?”李政想了想:“还真有几件,我们是从没有刷漆供活人行走的通道进去的,在经过一条刷着白漆的通道时,听见里面传出类似于拍手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陈歌听后来了兴致:“能详细说说吗?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有人站在通道另一端拍手,可是我们过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,不过奇怪的是刷着白漆的通道看着比没有刷漆的通道干净许多,似乎经常有人在里面走动。”

    陈歌拿出纸笔,将李政说的重点全部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第二件比较奇怪的事是,我们经过一号库房的时候,有个组员看到库房里有人在走动,可是一号库房的铁门明明上了锁,而那个时间段进入地下尸库的应该只有我们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问了工作人员,对方说是太紧张的原因,地下尸库非常压抑,很容易引起人的各种负面情绪,那个人还安慰了一下我的组员,说慢慢就会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件怪事发生在我们进入五号库房的时候,当时所有人都在寻找刘哲所说的尸体,可是五号库房的门却自己关上了,感觉就像是有人从外面关上门,要把我们都困死在里面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件事则是我们找到尸体准备离开时发生的,我们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