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巴的手机里传出虎牙的声音,温暖、柔和,如同阳光般照进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虎牙姐,你们听我说,那个鬼就藏在打印机里,它把我拖到了洞穴这边,你们搬开打印机就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放心吧,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,尾巴还是有点不放心:“你们一定要往左边的通道走啊!我刚从洞穴出来的时候,身后响起了车轮滚动的声音,有东西追了过来,我当时没敢多想就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跑了,等那声音消失才敢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过来了,你再往前走走,不要怕,也不要挂断电话。”电话里不断传出虎牙的声音,她好像是一个贴心的大姐姐般。

    在那声音的陪伴下,尾巴感觉身体重新有了力量,她朝着更深处的黑暗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电话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阿楠站在岔路口中间,看着左右两条刷着白漆的路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该往哪走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已经困惑了他很久,地下尸库场景和其他恐怖场景完全不同,这里就像是一座内部构造极为复杂的迷宫,而他们现在已经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接听,鬼屋老板心思缜密,这场景里应该安装了信号屏蔽仪。”小李尝试着用科学去解释。

    “不是屏蔽仪,信号满格,但就是无人接听。”虎牙收起手机,她站在阿楠旁边,双眼之中有一丝担忧:“尾巴可能是在奔跑逃命的过程中不小心把手机掉在了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虎牙说出了最贴近现实的答案,这也是她给自己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又是一个分叉路口,往哪边走?”杨辰看着在鬼屋里使用手机的虎牙,下意识远离了她,情况有些不对,他也不愿意再做出头鸟了,尽量保持低调。

    目光偷偷扫过身边几人,杨辰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,他暗自留意,誓要找出那股不安的源头。

    “两条路没有任何标识,全都刷着白漆,按照那个医学生所说,这是运尸通道,是给死人准备的路,我们最好不好随便进去。”小李说完后,看了一眼白秋林,他可能是想得到白秋林的支持,可惜白秋林注意力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只能赌一把了。”虎牙和阿楠也没跟其他人商量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直接选择了左边那条通道走去:“尾巴手机能打通,但是却没有人接听,应该是在奔跑过程中掉落。而能让她仓皇逃命,连手机都顾不上捡起,说明她当时肯定被什么恐怖的东西追赶,极有可能是那种带着轮子的小车。在那种情况下,她肯定会选择距离自己近的通道,而左边的通道相比较来说更接近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推测在我看来更像是自欺欺人,完全站不住脚。”杨辰毕竟年轻,他实在听不下去,反驳了一句:“那万一追逐尾巴的恐怖怪物是从左边的通道里冲出来的呢?此时她只能往右边跑,我们再去左边的通道,只会跟那些怪物撞上。”

    “相对来说,尾巴进入左边通道的概率更大,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”虎牙和阿楠头也不回进入左边的通道当中。

    两位编辑执意要走,为了保持队伍的完整,杨辰就算心里不满意,也只好跟过去。

    十二个人的队伍已经变成了九个人,再分裂下去,通关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。

    轻声叹气,杨辰越发感觉自己看不透鬼屋老板了:“以我对老板的了解,拿到照片后,这场景真正的恐怖之处才会展现出来,现在已经只是开胃菜而已。”

    只是稍微往深处想一想,杨辰额头就止不住的冒汗,对方明显还没有发力,这才刚进入场景几分钟,原本拧成一股绳的队伍就已经分崩离析。照此发展下去,别说通关,能不能进入核心区域找到照片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鬼屋老板也太变态了,完全是一点活路都不留阿!”

    杨辰在心里感叹,表情却没有一点变化,他担心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不能靠别人,这时候只能以自己为核心,优先考虑自己人。”杨辰回头看了一眼,这一批进去鬼屋参观的游客已经分成了几个小团体。

    两位编辑在前面,白秋林和小李两个散客走在一起,队伍末尾是老周和段月。

    “那两位编辑不听劝告,太有自己的想法,白秋林这人心高气傲,感觉城府很深。”杨辰看了一圈,最后把目光放在了老周身上:“这对小夫妻为人和善,丈夫正义感强,宽容大度,妻子性格柔弱,他们两个很适合成为队友,我有必要多跟他们接触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辰低声跟李雪交谈了一句,放慢速度,主动凑到了老周身边。

    发现杨辰主动跑来找自己聊天,老周露出了很强的戒心,他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