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歌的话,让剪刀产生了一丝共鸣。

    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性格孤僻,很不合群,唯一的朋友就是自己的哥哥。

    在被欺负时,在受到不公正对待时,在痛苦绝望找不到活下去意义的时候,哥哥都会站出来帮他,为他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对于剪刀来说,哥哥是一生中最特殊的人,也正因为如此,在哥哥失踪后,他才会不顾一切前来调查。

    望着远去的陈歌,剪刀回想起刚才那一幕,自己被医院里的脏东西逼到绝境,他都已经彻底放弃的时候,陈歌出现了。

    那个温暖的声音,将他从地狱,拽入天堂。

    人生大起大落,剪刀虽然不说,但是心里却十分感激。

    碍于身份,他没有开口对陈歌道谢,只能在心里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对方一次。

    表面越冷的人,内心其实可能会越火热,因为他们生命的热度被厚厚的冰壳包裹,只有在外壳被击碎的时候才会流露出自己真实的情感。

    轻轻舔了一下嘴唇,剪刀扭头将嘴里的黑狗血吐掉,他跟在陈歌身后,隐约从陈歌身上看到了一丝自己哥哥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冷静一点,他可能是真的杀人狂,还是不要离得太近比较好,等他遇难了,我再帮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剪刀对陈歌的看法已经有所改变,他默默跟着陈歌。

    发现剪刀变得老实了,陈歌咧嘴偷笑,在他看来剪刀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胆小没关系,有豁出一切的勇气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喂,我在楼下发现了好几个不同的鞋印,除你之外,应该还有其他乘客在医院里,你之前见过他们?”陈歌扭头询问剪刀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人进来的。”剪刀在心里嘀咕鞋印是什么?他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,不过既然陈歌提到了,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,他只好顺着陈歌说道:“你说的鞋印我也看到了……对了,我在二楼和那些怪物生死搏杀的时候,曾听到二楼安全通道里有脚步声传来,他们可能朝那个方向跑了。”

    陈歌点了点头,他盯着剪刀打量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剪刀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104路公交车上那双红色高跟鞋不见了,我记得你每走一步,都会出现两个脚步声,那东西应该是跟在你身后。”陈歌看重剪刀的另一点就在于红色高跟鞋,那双鞋子连笑脸男都有些畏惧,至少是红衣起步。

    “我进入左边的走廊后,那个声音就消失了,她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,提前离开了。”剪刀抬起手中的剪刀,盯着锋利剪刃:“很明显,她畏惧了,胆怯了,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陈歌很想捂住剪刀的嘴巴,装逼也要有个限度,真被那高跟鞋听见,剪刀估计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当我没说,咱们先去找其他乘客吧。”陈歌领着剪刀走出房间,医生和醉汉就守在外面,那两人看到满身是血的是剪刀后,都被吓的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此时的剪刀完美符合他们心目中变态杀人狂的形象,一身是血,带着病态的笑容,露出享受的神情,似乎痛苦和杀戮能让他产生前所未有的快.感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自己掉进了狼窝里。”醉汉一个人站在楼梯外围,他脸色苍白,看着鞋底的血迹,有种想吐的感觉,所有人里就他表现的最像正常人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独自一人跟鬼怪拼杀了那么久,肯定累坏了,剩下的收尾工作就交给我来好了。”陈歌很贴心的给剪刀找了个理由,开始逐个房间搜索。

    医院只有三层,不算大,但是陈歌搜查的很仔细,花了半个小时才转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们在二楼安全通道里发现了一家三口的鞋印和一个男孩的鞋子,鞋印沿着安全通道跑到了医院另一边。

    那一家三口正好和陈歌错开,从另一边的楼梯跑下,在陈歌破门而入之后,他们偷偷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家伙真不像话,我们是来救他们的,结果他们一声招呼不打,光顾着自己逃命,太自私了。”醉汉把自己代入了陈歌的角色,他觉得如果自己是陈歌肯定不会来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“不怪他们,因为害怕而逃避,这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看的很开。”醉汉觉得陈歌心态是真的好,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他发现陈歌就是个什么都不计较的老好人:“要救的人已经走了,我们是不是也该离开了?”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医院我们大致转了一遍,其中有三个地方值得我们注意。”陈歌站在原地回想了一会:“二楼左拐的第一个房间,里面有一个日记本,记录了一个患者如何被医院里的鬼魂逼疯,最终变为鬼魂的过程,那应该不是个例。”

    陈歌当然知道不是个例,那个双腿裹着石膏、眼睛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