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几声巨响,火光照亮了半个天空!

    火苗像是妖魔的长舌,撕开城市黑夜的一角,露出狰狞的面孔。

    累了一天的人们刚刚进入甜蜜的梦乡,还没来得及反应,已经陷入火海之中……

    火灾发生在石市西北二环外的一个老旧小区,小区始建于八十年代初,临街楼房的一二层已经租出去改成商铺。饭店液化气罐爆炸是这次主要起火原因。

    这会儿火势已经蔓延到四楼,墙体外的空调外机,遮雨蓬都成了燃火点。

    风燥!火急!

    以摧枯拉朽之势吞噬着十号楼。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哭声,尖叫惊恐的呼救声,完全淹没了楼下便携式喇叭的警告:请大家在阳台上等着,不要盲目跳楼!消防员即将到达你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依旧有人在被火烧死和跳楼摔死之间,选择了跳楼……

    “中队长!楼道里火势更大,强攻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中队长!十号楼七单元火势最大,需要云梯,可是违建太多,云梯车开不进去!”

    “中队长!水车无法到着火点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捏着手里的小区楼群分布图,剑眉蹙起,下颌紧绷,抬头扫了一眼大火中的楼体:“张明宇!带人从隔壁楼进十号楼,一定确保被困人员安全!孙海洋!带人强拆违建!确保水罐车的及时到位。江大海!准备移动高压水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孙海洋和张明宇,江大海领命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顾承川皱眉将图纸卷吧卷吧随手塞到旁边物业经理怀里,一句话没说迈开大步去指挥车前。

    陈经理赶紧追上,有些讨好:“顾中队长……”

    顾承川不理他,拿起车上的报话机,冷静沉稳的指挥已经进入火海的战士,不要遗漏被困居民,保证每一个居民的生命安全!

    老楼一共六层,住的大多是棉纺厂职工,并不宽敞的楼道,堆满了纸壳塑料瓶,成了大火的帮凶。

    还有人家把液化气罐放在门口,危险一燃即发!

    “天啊,六楼有人!”

    “快要掉下来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中发出惊呼,顾承川扭头看过去,十号楼六单元六楼窗口露出个纤瘦的身子,小脑袋从防盗栏杆中伸了出来,感觉像是要往下跳。

    顾承川把手里的报话机塞给旁边的副队长,一边背起空气呼吸瓶,一边冲拿着便携式喇叭的战士喊道:“快!告诉六楼的人,把脑袋缩回去!快!”

    说完人已经迅速的奔向十号楼隔壁的九号楼。

    喇叭里一遍遍喊着:六单元六楼的姑娘,赶紧把头伸回去,这样很危险!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群众跟着一起喊:“姑娘,快把头伸回去!”

    有认识的人惊呼:“那不是老许家的傻姑娘俏俏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用喊了,她智商才三岁,喊了也听不懂啊!”

    还有人不死心的喊:“俏俏,快把头缩回去!”

    六楼隔壁阳台的火已经烧起来,火苗得了微风的助力,嚣张的往上蹿!

    被莫名其妙卡住脑袋的许俏听着楼下的惊呼,还有旁边马上要蔓延过来的火势,心里也着急啊!

    想把脑袋缩回去,却怎么也钻不出去!就连她怎么在阳台上的,她都不清楚!

    她不是真的许俏,她只是三天前才魂穿到这个也叫许俏的身体里,用了三天时间好不容易消化了穿越的事实,结果又马上要被大火烧死!

    想她上一世活到二十七岁,在一家私立妇科医院做医生,同时还是个拥有八百万粉丝的美食博主!

    谁想到因为一场医闹,她被无辜推搡摔下楼梯……然后就穿越了!

    穿越十七年前一个也叫许俏的十九岁小姑娘身上,只是这个原身是个智力只有三岁,还不会说话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她穿越过来以后,依旧不能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许俏好不容易适应了不能当话唠的日子,结果现在又……又要死了!

    心里还有个很大遗憾没有完成,她还没有去找她的救命恩人,看看他年轻时候的模样呢。

    脸颊上炙烤感越来越强烈,零星火苗随着风吹散过来,热滚滚的往她脸上扑。

    许俏使劲扭脸,想避开这灼人的温度。

    只听楼下一阵惊呼,一个高大的身影呈倒挂姿势下坠,落在她的面前!

    橙红色的防护服,犹如霞光万丈!一下灼烧了许俏的眼-->>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