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依依这会让疼的也不想说话,冷汗直往下冒,撑着身子努力从许俏身上起来,小心的挪到一边躺了下去。就这么小小的动作,差点儿要了她半条命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,

    许俏感觉身上的重量轻了,又听麦依依闷哼一声躺在旁边,赶紧坐了起来,头“咚”的一声撞到上面的水泥板上,伸手摸了摸,她们上方有块水泥板挡着,给两人撑起了一片高不过五六十厘米,宽一米多长两米的密闭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许俏小心得趴在麦依依身边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可能就是要瘫痪了。”麦依依瓮声瓮气的讲着。

    许俏惊了下:“你的腿有知觉吗?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瘫痪也没事,就是二十三了还没对象呢,你有没有哥哥啥的,让他娶了我啊。”麦依依疼的一头冷汗,还不忘嬉笑着看玩笑。

    许俏: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想起顾承川的脸,不行,周招弟的性格和顾承川不合适!

    周招弟太欢脱了,不适合顾承川!

    麦依依见许俏不说话,笑了起来:“你不会真的在给我琢磨找对象吧?不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你呢?”

    许俏愣了下神,点了点头:“我也有,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叹口气:“虽然你脏兮兮的,但是可以看出来年龄不大啊。你这是不是早恋啊?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许俏肯定不会对陌生人吐露心声的,可是麦依依不一样,她们现在算是生死之交了,想了想:“不是,是我单恋他,我很喜欢他。我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。想他每天都没快乐开心。也希望他能平凡健康的过完一生。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麦依依: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理论?怎么喜欢的很有沧桑感啊?

    麦依依也非常大方的交待了自己的感情:“巧了,我喜欢的人也不知道我喜欢他,不过我现在很忙,没空喜欢他。等明年我不忙了,就可以去追他了!嘿嘿。”明年她就可以复员了。

    笑声有些小得意,还有些小恐怖。

    许俏听了笑了笑,却不想再说话,呼吸越来越困难,还是少说话保存体力的好。又担心麦依依受伤后,更容易缺氧睡着了,只能强打着精神跟她没事说一句:“你不要睡着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不睡。”麦依依努力瞪圆眼睛,脑海里想的是那道风光霁月的身影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,许俏又轻轻说一句:“招弟,你要努力睁开眼啊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也很想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嗯,不睡,你也不睡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是受过训练的人,耳朵比正常人灵敏很多,就要坚持不住想闭上眼睛时,一阵阵敲击挖掘的声音传来,让她精神一震:“小花猫,小花猫,有人救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俏。”许俏努力让混沌的意识恢复。

    麦依依愣了下,笑了:“叫许俏啊,还挺好听的。有人来救我们了。估计是刚才路过的消防车。”

    说到消防车,许俏也来了点儿精神:“我就知道他们会来的,他们就是小飞侠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不太懂小飞侠是谁,不过能听出许俏对消防员的仰慕和崇拜,有些小小的醋意:“哎,不仅仅是消防员很厉害啊,军人警察都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许俏笑了笑:“可是消防员管的最多啊,可以救火,抢险,还可以爬树救猫,开锁,抓蛇,捅马蜂窝……”事无巨细,都例举了一遍。

    麦依依沉默了下:“好像是啊,行吧,消防员最厉害。”

    许俏有些自豪:“本来就是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乐了:“看来你喜欢的人也是个消防员。”

    许俏忍不住脸一红,没再吱声。

    外面敲击声越来越响,好像很快就能挖到他们这一块了。

    麦依依伸手在身边摸了摸,找了块水泥块,轻轻敲着上面的水泥板。

    有长有短,还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许俏知道不能用力敲,否则可能会震动到哪儿一块不牢固的石板,造成塌方。只是这不规律的敲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述等人已经搬掉了上面堆积的大石板,一点点接近生有生命源的地方。突然隐隐有声音突兀的传来,赶紧让大家停下手中的活:“中队长,这边有声音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从放下手里的石块,从另一侧小心过来,轻轻趴下,耳朵贴在废墟的石板上。

    敲击声断断续续传来,时长时断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