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宠俏媳妇 第十四章:唯一的朋友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被李红梅这么一搅和,许俏的饭也没法吃了,不过好歹已经吃了七八分饱。冷眼看着李红梅拿着塑料袋,把剩的汤汤水水都打了包。

    李红梅有些发福,穿着见碎花短袖衬衣,衣服有些瘦紧紧的裹在身上,把肚子鼓的比胸高,这么一动还呼哧带喘的,嘴里还不停的嫌弃:“这个顾承川啊,说起来也真够小气的,请客吃饭就挑这么个破地方。”

    许国良心里也失望啊,原本以为是个金龟婿,却没有想到是个乡巴佬。

    看了眼对面的许俏,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的脸上,显得皮肤细腻,连脸上的绒毛都看的分明,眼睛忽闪有光掠过,竟然看不出之前的痴傻模样。

    许国良算计的看着许俏,如果一直是这样,到时候相亲的时候,还能隐瞒痴傻的真相,多骗点彩礼?

    李红梅打好包,拎着三个塑料袋嘀嘀咕咕的喊着许俏,声音里是满满的嫌弃:“赶紧的走啊,还等人背你啊。”

    出了饭店的门,白花花的阳光晒的人眼晕。

    李红梅人胖怕热,走了几步就大汗淋漓,不停的扭头催着走路慢悠悠的许俏。

    可惜许俏本着饭后不能剧烈运动的宗旨,迈着小碎步不紧不慢的跟着,吃饱喝足的满足感,让她感觉热浪都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堕落啊,现在竟然觉得吃饱就是很幸福的事情!

    进了小区到单元门口时,又碰见刚才准备猥亵她的老头,这会儿身边还跟着个老太太,两人边走边骂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李红梅有些好事,看见邻居过的比她狼狈,脸上浮现着快遮不住的笑:“老陈大哥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冷哼一声,看着捂着包扎过的胳膊不吱声的老伴,没好气的说:“不知道在哪儿灌了几杯猫尿,把自己折腾成这个鬼样子,浑身是血的回去,我说报警他还不让。还非说是自己摔的。这瞎子一看也知道被人打的。问了还不肯说实话!肯定是喝了点酒不知道自己姓啥了,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被人打的。”

    陈老头偷摸扫了一眼李红梅身边的许俏,有些不服气:“我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?我是那样人!?老太婆一天怎么那么多事!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陈老太才止住抱怨,气呼呼的往家走。

    李红梅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满满的幸灾乐祸:“呸!看看那个老色鬼的样子,见天看见小媳妇都想逗逗。”

    许俏斜睨了李红梅一眼,合着这便宜妈知道死老头什么样的人啊,那以前许俏受欺负时候,她管过吗?

    答案肯定显而易见,肯定没有!

    许国良有些不耐烦:“你管人家那闲事干嘛,赶紧上楼回家。搁这儿晒人干呢?”

    李红梅撇撇嘴,小声嘀咕着上楼。

    许俏在两人身后慢悠悠的跟着,打算最近两天离家出走去看看,不能困死在这个家里。

    上了四楼,就见一个头发花白,精神矍铄的老人,带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,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许国良一见老人,立马快上两个台阶,恭敬的开口:“霍老,你怎么过来了?我还说忙完这两天过去看你呢。”

    李红梅脸色瞬间难看起来,却又强挤了个笑容出来,冲老人打了个招呼,又冲年轻姑娘笑着说道:“小颜暑假回来了啊,怎么一直没看见呢?”

    叫小颜的姑娘长得瘦高白净,气质有些清冷。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李红梅,喊了声:“婶婶。”

    老人叫霍炳南,是棉纺厂的老职工了,一直住在许国良家楼下。跟他一起的姑娘是他的孙女霍心颜,京城清大美院的大一学生。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。

    许俏自然不认识这爷孙俩,看着穿着白色短袖T恤,咖色短裤的霍心颜,长发高高扎着个马尾,露出光洁的额头,很漂亮个姑娘。

    霍炳南跟许国良也没客气,直接了当的开口:“这两天大家都忙着安置,我也就没来找你们说赔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许国良讪讪点头,赶紧拿钥匙开门:“霍老,有什么事咱们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霍炳南回头看了眼孙女:“你不是来找俏俏玩?你带着俏俏去楼下买个冰激凌吃。”

    霍心颜看了眼李红梅,从她身边擦过,下了一层台阶站在许俏面前,微微倾身伸手牵着许俏的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许俏不确定霍心颜小可怜的关系,却能从她身上感觉到善意,跟着她的步子转身。

    李红梅还在后面笑着说:“小颜从小就跟俏俏好,是个心善的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霍心颜一直牵着许俏出了单元门,才松手转身面对着她,伸手顺了顺许俏额头的碎发,因为家里没人给许俏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