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又瞪了眼吴雅玲母女,才又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她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,对麦依依不自觉的就想护着,谁欺负都不行。对不喜欢的人,当即翻脸就翻脸了,反正也没打算和吴雅玲做朋友。

    麦依依乐呵呵的看着许俏,这个朋友交定了!

    一顿口舌后,吴雅玲母女消停了很多,默默的躺着坐着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许俏自然也不会把两人在放在眼里,依旧笑眯眯的跟麦依依聊天:“你中午想吃点儿什么?我去给周燕生打个电话,让他顺便送来,或者我去做?”

    麦依依叹口气:“我想吃爆肚,炒肝也行啊。很多年没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调到京城了吗?以后可以经常吃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抓了抓头发:“我们部队在山里,一个月也出不来一次啊。部队炊事班怎么可能有炒肝和爆肚。”

    许俏想了想:“晚上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让周燕生做吧,是时候让他好好孝顺孝顺我这个小姑姑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好奇:“你为什么总是欺负周燕生啊?你好歹是个当小姑姑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假笑一下:“这是因为我对这个大侄子爱的深沉,才想这么欺负一下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……”

    确实很深沉啊,这要不是姑侄关系,而是情侣关系,这两人能把家拆了吧。

    周燕生快中午时候过来,找了一圈才知道麦依依换病房了,有些惊讶:“祖宗,你又哪儿不顺心了?好好的单人间住着不好吗?”

    说着把麦依依点的八宝茶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麦依依略显神秘的眨眨眼睛:“那个单间有鬼,我闭眼就能感觉到有个人跟我对视,吓得我睡不着啊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信她才有鬼,拉过凳子坐下,准备喂她吃八宝茶。

    许俏看没自己什么事,拿着暖壶去水房打开水。

    吴母见了也赶紧拿着暖壶跟了出去,在水房门口追上许俏:“小许啊,刚才是我不对啊,我不知道那丫头是个当兵的。”

    许俏淡淡的看了她一眼:“就算你不知道,你们也不该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诋毁别人吧?”

    吴母讪笑: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你看这不是闹了个大误会。”

    许俏的脾气也拧,对于伤害她的人,不是说声对不起,她就能原谅,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看吴母的眼神也凉凉的:“你的对不起不是应该给我说,如果是我,我肯定不会原谅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去接热水,也不管身后吴母眼神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接完热水回去,麦依依也吃完八宝茶了,看见许俏就嫌弃的吐槽:“周燕生这个小崽子,不知道从哪儿弄的假八宝茶糊弄我,一股糊味,真是要恶心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眼角抽动,祖宗!这就是个祖宗!

    “小姑姑,咱俩商量个事啊,好歹我都快三十个人了,你个小丫头张口闭口小崽子,多不雅观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哼了一声:“在姑姑眼里,你就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许俏在一旁看着这对活宝儿斗嘴。

    而另一张病床上的吴雅玲从周燕生进来,视线就没舍得离开过。又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人看,只能时不时偷瞄一下。起初以为周燕生是麦依依的男朋友。后来听两人的称呼,知道是姑侄关系。更想多看几眼了。

    许俏进门后自然看见吴雅玲偷摸的目光,不过周燕生的皮囊确实挺吸引女人的。也就没多想,过去给麦依依倒水,看两人贫嘴。

    周燕生又跟麦依依贫了会儿,才离开。

    吴雅玲的视线又追着周燕生的背影出了病房门,直到消失看不见。收回视线看着许俏和麦依依小声聊得开心,咬着唇低眉想了会儿,像是鼓足了勇气:“依依,对不起啊,我不该那样想你,希望你能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许俏有些惊讶吴雅玲突然的道歉,麦依依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跟许俏说着:“你知道我这个大侄子最怕什么吗?最怕水!竟然到现在都没学会游泳,你说夸张不夸张。对了,他还有深海恐惧症!不过他不让我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恐怕只要认识麦依依和周燕生的,都知道了吧。

    吴雅玲见麦依依不搭理她,声音大了点儿:“依依,对不起啊。我不该误会你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才停了下来,扭头笑看着吴雅玲:“没事,那是我的职责所在,并不是我本意。”

    吴雅玲脸色变了变,这个麦依依……一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