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原本以为周燕生只是简单告诉她馅料中加了什么特殊调料,或者调料的比例。却没想到周燕生一本正经的给她上了一堂香料知识课。

    “单说这个桂子和桂丁,两者的香味特别相近。所以很多人厨师也喜欢将两者当同一种香料用。但是桂子的丁香味要淡一点儿,而桂丁的要稍微浓一点。你不要小看这一点儿之差啊。做出来的东西口感上就有很大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砂仁,沙仁子,益智等等,看着相近,味道也相近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许俏倒是真没注意过这些,她做食物用的香料也是常见和常用的一些。周燕生说的一些,她连听都没听过啊。

    只能默默的往本子上记。

    周燕生撑着下巴垂眼看着许俏写在本子上的清秀小字,伸手过去点了点:“是益智,有益的益,智慧的智,益智玩具的益智啊。不是意枳……”

    许俏赶紧画掉错别字,在旁边写下正确的。

    周燕生叹口气:“其实呢,如果你把香辛料了解透了,以后做什么菜就简单很多。香辛料无非就是辛,香,麻,辣,苦,甜……”

    麦依依躺在沙发上,看着两人在餐桌前用功努力,忍不住扑哧乐了:“大侄子,我觉得你应该办个学校,就讲做饭就行。整的还挺专业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横她一眼:“你老实躺着话还这么多啊,我这是认真负责!”

    麦依依切了一声:“你讲这么多有什么用?你就直接告诉她从前宫里老佛爷爱吃的包子是什么馅料的,放了什么特殊香料,比例是多少?宫廷樟茶鸭用了什么特别木柴烤制,时间和火候。这多简单。你现在灌给俏俏一堆香料。有用吗?你见几家食堂这些香料这么齐全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瞪了眼捣乱的麦依依:“你懂什么?如果许俏这些都懂了,就可以自己去领悟和变通。还可以创新,这样比守着一成不变的死规矩要受益很多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怪叫两声:“哎呦,哎呦~我大侄子还知道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予渔的道理啊。不简单不简单。我就是觉得我们悄悄这么一个如花似玉,粉雕玉琢的姑娘天天在后厨熏着,心疼!”

    许俏握着笔停顿了下,笑看着麦依依:“我挺喜欢的,回头我还可以把学到的这些东西出版成书啊,等去京城了,我再去学个营养师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看着许俏越发的喜欢了,没想到小姑娘年龄不大,倒是挺有计划啊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许俏是在学习中度过的,一直到大年初五依旧是在学习。

    她想去消防队看看顾承川,结果周燕生每天晚上都整理个大纲出来,上午教她各种香料,食材的理论知识。下午让她练手,根本没有机会出去。

    而且看着周燕生这么认真的教,她也不好意思偷懒。

    麦依依年轻底子好,休息了几天,自己能慢慢坐起来,也能扶着腰在屋里走几步。原本就是个坐不住的性子,这会儿扶着腰缓缓的屋里活动,还不忘问周燕生:“我在柳医生屋里一直住着,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

    周燕生有些奇怪:“有什么不好的?他最近又不来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哦了一声,装做非常好奇的样子:“柳医生过年都不休息啊?都不来看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最近忙什么呢?你怎么这么好奇老柳啊?”周燕生看着麦依依别扭的小脸,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麦依依扶着腰艰难的转身,干笑两声:“我就是好奇的问问啊,现在就我就要问顾承川了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顾承川的名字,许俏的耳朵都灵了好几度,依旧低头写字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燕生嗯了一声:“老顾他们到十五都不可能休息,时刻都是战备状态。你没看新闻啊,今年都出了好几起爆竹爆炸伤了人的新闻,还有小火情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许俏:“不容易啊,别人都过年呢,他们还要坚守岗位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又奇怪了:“你们不也是,如果你不是腰扭了。这会儿不一定在哪个犄角旮旯猫着呢。还有时间同情别人?”

    麦依依不以为意:“我好歹快解放了啊,明年就能复员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放下笔看着麦依依:“周燕生说你做事特别倒霉,那你执行任务岂不是也很不顺利?”斟酌半天,才把同伴跟着倒霉,改成了不顺利。

    麦依依脸上的笑容僵了僵:“俏啊,你这样就有点儿不可爱了啊。虽然我有点儿倒霉体质,但是命格特别好,我外公找算命的跟我算过。但凡是遇见生死大事,我都是遇难成祥的。只是生活小事上,有那么一丢丢倒霉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噗嗤一声:“还真会安慰你自己啊。”
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