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心颜带着许俏去了小区旁边的小商店,买了两盒冰激凌,又买了一些零食。

    带着许俏去不远处的民心河边上吃。

    环城而过的民心河,夏天河水潺潺,成了附近居民避暑纳凉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河边垂柳依依,青石子的小路弯弯绕绕,隔一段就有一两个供人休息的长椅。

    这会儿午后不久,正是一天中最闷热的时候,河边垂柳热的卷了叶子,蝉噪声声,急促而又烦躁。

    河边自然也没什么人闲逛。

    霍心颜带着许俏到了河边,帮着她揭开冰激凌的盖子,又小声叮咛让她拿好小勺。

    两人边吃边顺着树荫缓缓走着。

    霍心颜往嘴里塞了一口冰激凌扭头,看见许俏小口的往嘴里塞着冰激凌,小舌头还舔了下唇角,有些可爱。而且她总觉得这大半年没见许俏,许俏好像变了。

    只是哪里变了?她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许俏看似专心的吃着冰激凌,余光却知道霍心颜在偷偷打量她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霍心颜的善意,却不可能对她坦露心扉,不过她刚摸了霍心颜的脉,以后肯定能帮到她!

    “俏俏,过完暑假我就要上大二了,寒假肯定是不能回来。我争取暑假回来吧。我到时候多赞点钱,暑假带你去京城玩。”

    许俏心里叹口气,还是个天真的小姑娘啊。把出门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霍心颜默默走了一段,又悠悠开口:“俏俏,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,可是他太优秀了。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啊。你说我该怎么办呢?我感觉他也喜欢我,可是又好像对每个女生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许俏心里吐槽,怎么办?这一听就是中央空调一样的渣男,能温暖全世界的女孩,要他干嘛?

    霍心颜惆怅了一下:“放假这么久,他也没有给我打过一次传呼,家里的电话也没打过。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因为家庭原因,也可能是因为没有遇见让她心动折服的男人。所以感情一直是空白。她知道每一段感情开始时都是奔着天长地久去的。只是最后终是败给了柴米油盐,生活琐事。

    而她又是个性格龟毛的人,不能肯定自己对一个人能保持长久的感情。所以她不谈恋爱不结婚。自然也就没有过霍心颜这样的烦恼。

    霍心颜只当许俏是倾诉的垃圾桶,无奈的笑了下:“我觉得也可能是我在感情上太懦弱了,有时候是不是应该勇敢一点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走过弯曲的长廊,前面豁然开朗,能看见不远处的石桥。

    石桥暴露在烈日阳光下,周围却围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许俏最先看见的那几辆橙红的消防车,还有在桥上晃动的橙红色身影。

    莫名有些激动,快走了几步想靠近看着。

    好像是有人落水了,河面上还有负责打捞的小船。

    霍心颜也停下脚步看了过去,叹口气:“这是又出什么事了?消防员也真是辛苦啊。什么事都管啊。”

    石桥下面河水较深,水草丛生。

    消防员带着潜水装备几次潜入四米深的河底找人。

    顾承川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穿着迷彩绿的短袖,伏在栏杆往下看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有三名初中男生在这一片游泳遇难。

    目前只找到了一具孩子的尸体,还有两具可能被河底的水草缠住,也可能被冲到了下游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对整条河流进行拉网式寻找。

    三个男孩的家长已经哭晕在岸上,声嘶力竭的扑着要去河里找孩子。

    警察和消防人员拉着警戒线劝慰着,可是痛失孩子的家长哪里听得下安慰,只是哭闹着要亲自下河里找孩子,同时还抱着侥幸的心理,没有找到尸体,说不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两名潜入水中的消防员露出水面,用手势冲岸上比划,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顾承川蹙眉,扶在青石栏杆上的手紧紧握紧,手背上青筋暴露。扭头冲身边的战士说道:“把装备给我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战士犹豫了下:“中队长,你身上还有伤……”

    顾承川打断:“还有人比我水性好?快!”

    说着伸手拿过战士手里的衣服往身上套,背上氧气瓶准备下水。

    许俏隔着一大段距离,看着橙红色身影背着潜水装备,握着绳索沿着河堤下河时,心忍不住紧紧缩成了一团,她看不见他的脸,却莫名觉得那人就是顾承川!

    他背上的伤还那么严重,为什么就这么不要命! 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