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依依觉得许俏的性格只有遇见顾承川才会活泼一些,话也会多一些。剩下时候都太淡定,淡定的和她这个年龄不相符。

    许俏满眼都是不加掩饰的笑,想想就很开心啊。这比在石市的时候,找顾承川更方便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还想做一件事情,就是想办法恢复顾承川的味觉。人生那么长,如果都不知道美食的味道,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想到这件事,扭头看着身边的麦依依:“你听你外公说过,怎样让人恢复味觉吗?”

    麦依依纳闷:“谁没有味觉?”

    “顾承川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麦依依惊讶了下,努力想了想:“好像听我外公说过一些野史,说的皇帝最喜欢的公主没有味觉,然后有御厨用川南和藏地一种特殊的香料激发唤醒了味觉。这个御厨被赏了好多钱吧。具体什么香料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小的时候,周显华喜欢拉着她说一些关于美食的杂文趣事。可惜她志不在此,对这个也不敢兴趣。多是左耳朵进去,右耳朵出来。

    能记住这么多,完全是因为她记忆力好。

    许俏有了几分兴趣,既然周老爷子说过这话,肯定知道到底是什么香料,回头再碰见了一定要虚心好好问问。

    麦依依有些同情的说:“那顾承川真可怜啊,吃啥啥都没有感觉,失去太多快乐啊。”

    许俏闷闷的开口:“他还不知道我知道这事呢,每次还装做很好吃的样子。哎……”

    麦依依伸手搂着她的肩膀:“一会儿我回去就打电话问我外公,咱们一起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许俏扭头,看着已不见人影的街道,喜欢他的第一步,还他一个美味人生。

    麦依依拉着许俏先去吃了肯德基,才又坐公交车去大鲁店旧货市场。

    说是旧货,也有一些崭新的商品,价格要比市场上便宜很多。许俏和麦依依是两个完全的生手,转了一圈也没定下要不要买。

    麦依依觉得不错,听着挺便宜,每次冲动要买,都被许俏按住。她要谨慎才行,用最少的钱买最好的东西。所以先看看,不着急。

    两人一无所获的从旧货市场出来。

    麦依依奇怪:“我觉得都挺好的啊,你为什么不要啊?价格不是很贵吧?而且人家都说了价格可以商量。”

    许俏摇头:“咱们不懂,也不知道他给咱们的价格到底是不是高的离谱,还是等小丁过来,带他过来买吧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想想也是:“你倒是挺小心的,这样我就不怕你上当受骗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很好骗吗?

    “接下来咱们去哪儿?”麦依依兴致很高,一副早有主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许俏也不确定霍心颜这会儿开学没有,还是等两天再去找她吧,“没什么事,你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麦依依眼睛转了转:“我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刚吃过汉堡吗?”许俏想不通麦依依这么瘦,食量惊人。

    麦依依摆摆手:“那不能算饭,而且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。我已经消化完了啊。咱们去东兴楼吃,你还记得东兴楼的招牌菜吗?”

    许俏眼睛亮了亮,上一世可以说是吃遍京城大小饭店,包括犄角旮旯的小吃店。全是为了满足口欲,然后回家再钻研怎么做着吃。

    只是成为小可怜后,条件不允许,还没顾得上去吃这些美食呢!

    麦依依见许俏没说话,只当她同意了,拽着她打车直奔东兴楼。

    这会儿还不到晚饭时间,店里却已经坐了不少客人。

    麦依依拉着许俏找个四人座坐下,拍着胸口:“再晚一步啊,咱们就要排队了。我上次来吃的时候,排了一个小时的队。到我们时,葱烧海参都没了呢。”

    东兴楼是鲁系菜,最有名的就是葱烧海参,芙蓉鸡片,酱爆鸡丁。

    麦依依毫不客气的点了这几样招牌菜,还点了干肉条。

    许俏赶紧拦着:“咱们两个四个菜吃不完啊。”

    “能!你要相信我。”麦依依又点了个糟溜活鳜鱼,这才恋恋不舍的合上菜单:“行了,就先这些吧,不够我们再点。”

    一旁服务员点菜的笔顿了顿:“够,您二位吃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忍不住笑了:“感觉你这是饿了很久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嘿嘿一乐:“吃不完咱们打包啊,来都来了,不每样尝尝多亏。”

    店里上菜速度很快,许俏看着薄如蝉翼的芙蓉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