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这一刀扎在许亮心脏旁边两厘米处,弄不死他却能让他吃一番苦头。

    许亮吃疼,掐着许俏脖子的手松开,不可置信的看着许俏,这丫头怎么这么精明,睡觉还藏着把刀?

    许俏并没有把刀再使劲往里捅,借着窗外的月光,冷冷的看着许亮。

    许亮疼的一口气憋在心尖,却没有力气还击,挣扎的想伸手弄死许俏,身子一歪重重的摔在沙发旁边的地上。

    许国良和李红梅听见动静,匆匆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按亮客厅灯的一瞬间,看见倒在血泊里的许亮,李红梅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许国良也慌了,许家三代单传,就这么一个男孩子啊。那可是家里的命根子!顾不上训斥许俏,跑着下楼去喊人帮忙。

    租来的房子里连个电话也没有,更没办法打电话叫救护车。

    在邻居的帮助下,许亮被送到武丨警总医院。

    许俏知道那一刀还要不了许亮的命,但是能让他虚弱很长时间。为了让所有人能看见她脖子上的掐痕,还是默默的跟着李红梅,一起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手术室外,惨白的廊灯下,许俏皮肤显得格外的冷白。无领棉布裙露出修长的脖颈,上面的青痕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陪着过来的邻居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兔子急了还知道咬人,更何况他们做邻居二三十年,清楚知道许亮平时是怎么欺负许俏的。看来这个弱智的小丫头终于知道反抗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好心提醒李红梅:“亮亮在手术呢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你带着俏俏也去处理下脖子上的伤吧。看着好像挺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李红梅冷冷的瞥了许俏一眼,像是没有听见一样,又扭头去看着手术室的门,她现在恨不得掐死许俏,怎么可能带她去看伤!

    这些年日子过的这么苦,都是因为许俏。家里有这么个扫把星!

    早知道当年就该扔了!

    许俏摸了摸脖子,也没当回事,疼是有点儿疼。不过比起躺在手术室里的小王八蛋,这点儿伤轻多了。

    邻居见李红梅不动,几人商量了一下,索性先行离开。反正该帮的已经帮了,这样的人家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交往的。

    许亮的伤看着吓人,却没有伤到要害,只是失血过多,很快就被转到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许国良和李红梅匆匆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许俏就站在病房门口,看着三人间的病房里,许亮躺在中间一张病床上,许国良和李红梅一左一右的守着,像是伺候太子一样,小心的询问着。

    许亮身上的麻药还没有过去,有些昏沉和不耐烦。

    许俏默默转身离开,站在病房走廊的窗前,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,愣愣的出神。果然是世事无常,根本不按她的节奏来啊。

    一想到许亮醒来的场面,耸了耸肩膀,能怎么办?正面刚!

    顾承川在病房里睡不着,看陪护的战士睡的正香,悄悄出了病房。准备去楼下透透气。

    一拐弯就看见许俏站在走廊的窗前,皎白的月光轻洒在她的脸上,身上。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不真实。还有小脸上的那份沉静,有些超越年龄的成熟,还有几分戾气!

    顾承川觉得和小丫头缘分不浅,短短的一天竟然见了三次,只是这次怎么会到医院了?

    想着迈步过去,直到许俏的跟前,许俏才猛然回神,有些惊讶的看着顾承川。脸上的表情还没有收回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?”

    顾承川上下扫量了一眼,问道。

    许俏摇摇头,伸手指了指隔壁的病房。

    顾承川目光落在许俏的白皙纤长的手指上,上面斑斑血迹已经凝固成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惊讶,怎么每次见小丫头都带着血呢?

    许俏也发现手上还有血迹,微微蜷缩了下手指,垂在身边

    心里好想骂人啊,为什么和顾承川这么有缘分,每次见面都这么狼狈呢!

    顾承川知道许俏不能说话,不知道该怎么沟通,只是垂眼安静的看着她。这会儿小丫头安静如水,少了他刚才看见的那股狠戾。

    仿佛刚才看见的都是错觉。

    就听走廊突然脚步嘈杂,紧接有人惊呼:“有人要跳楼!”

    不等许俏反应过来,顾承川已经冲了过去,快速超过人群,率先登上了楼顶。

    许俏又想骂人了,卧槽,怎么每次都这么巧的出事!

    还有,顾承川背后有伤啊,他这么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