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燕生仔细想了下,还是决定把这事告诉许俏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许俏性格沉稳,又事事以顾承川为重。顾承川那个闷骚现在恐怕最听的就是许俏的话。

    让许俏去安慰开导他会更好。

    许俏听了周燕生的话,气的想砸东西,面上倒是挺平静:“没想到顾颂年还打着这样的主意?”

    周燕生嗤笑一下:“我就说顾颂年怎么会想到认老顾回家,像他这么自私的人,肯定不会是想找个人来继承他那点家业?”

    “那顾承川的爷爷知道吗?他知道顾颂年在外面干的这些事吗?”

    周燕生摇头:“恐怕不知道,顾崇柏这个老头,虽然大家长思想严重,但是在大是大非上,态度还算是比较端正的。而且顾颂年这些年吃软饭的形象深入人心,让所有人都认为,他是在靠龚家吃饭。离开龚艳萍他就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猜测啊,恐怕连龚艳萍都不知道,她背后最大的主谋就是同床共枕的顾颂年吧?现在出事了,为什么龚艳萍这么快就暴露在公安视线下?顾颂年肯定做了推手。”

    许俏忍不住打了个瑟缩:“这两口子,也算是狼狈为奸,互相算计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哼了一声:“两个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许俏皱眉想了下:“如果顾颂年出事对顾承川前途有影响,那只要证明顾颂年仅仅是顾承川生物学上的父亲,再也没尽过其他责任,是不是就会好一些?”

    周燕生也吃不准,毕竟部队上的事情要比想的复杂很多。

    特别是直系亲属牵扯到这种直接的刑事案件,政审考核第一项就过不了关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办法吧,现在你要想办法劝顾承川想开点。”

    许俏笑了下:“你放心吧,顾承川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。他以前的心结也是在于没有照顾好母亲和妹妹,而现在的顾颂年对他还造成不了什么影响。对于事业,我想他会有更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掀眼皮看着许俏,扯唇角笑起来:“看来你比我们还了解老顾啊!”

    笑笑在一旁有些无聊,扯着许俏的袖子:“姐姐,我们今天还学认字吗?”

    对于认字,笑笑有着疯狂的执着和热爱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功夫,已经能认出上百个字。

    许俏为了让是笑笑能更好的记住,还特意把每一个字怎么从象形字演化过来,再变成汉字。在快乐中让笑笑印象深刻的记下汉字。

    周燕生笑着去扯了扯笑笑的短发:“来,叔叔没事,叔叔教你认字。”

    笑笑歪着小脑袋想了下:“叔叔教我数学啊,教我加减法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乐呵的拉着笑笑到腿上坐下,拿着白纸和笔开始教笑笑做十以内的数学题。

    中秋节是个周日,独一处包间早早就已经全部订出去。连大厅的座位也订出去不少。

    许俏相对来说轻松了很多,带着笑笑在店门口给进门的宾客发月饼和小礼物。

    霍心颜拎着一大盒月饼兴奋的跑来,看见许俏眨着眼睛笑:“你们今天忙不忙啊?”

    许俏看看大厅已经坐的七七八八,,摇摇头:“中午这会儿还好,主要是晚上。晚上的位置都订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霍心颜笑着从包里掏出个可爱的兔爷送给笑笑:“我们笑笑又长乖了啊。”

    起身才冲许俏说:“不忙我们去消防队啊,我打算给他们送些月饼。”

    许俏看着霍心颜手里大的有些夸张的礼盒:“你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霍心颜使劲点头:“对啊,对啊,我跟我奶奶学了好几种馅儿的月饼,最好吃的就是红豆沙和蛋黄的。”

    许俏前天过去没见到顾承川,虽然后来两人通了电话,可是顾颂年的事情像根刺一样梗在心口,不看见顾承川她都不放心。

    霍心颜空着的手去拉着许俏的手腕:“走吧,走吧,如果他们忙的话,我们就把月饼放下就走。”

    许俏想想也行,把笑笑送到周燕生那儿,又从店里拿了一些店里烤制的蛋黄酥月饼,跟着霍心颜一起坐公交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霍心颜都很兴奋:“我听陈述说他们中秋前一周就特别忙,一直到过完十一。可是十一后,京城天气多风少雨,又是火灾高发期,他们又没有忙的时候。怎么在他们眼里一年四季都是火灾高发期呢?”

    许俏叹口气:“事实也是如此啊,不是因为天气就是因为人为。”

    说完有些好奇,扭头看着霍心颜,小丫头因为开心,脸蛋带着红晕,眼神格外的莹亮:“你跟陈述联系的很频繁?”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