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看着麦依依兴奋的模样有些失笑,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:“想什么呢,而且你可是个刚退伍,思想一定要伟光正一些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切了一声:“你这个双胞胎哥哥是不是对你不好?”

    许俏点头:“嗯,是非常不好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哦了一声:“你家里的破烂事吧,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,但是还是听我大侄子讲了那么一丢丢。”

    许俏笑起来,周燕生的八卦程度和麦依依是不相上下的。

    要讲怎么可能讲一丢丢?

    麦依依继续说道:“既然你都不跟你家里来往了,现在碰见这个什么哥哥,他要是敢对你怎么样,可以让我来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许俏捂着脸乐起来,“麦依依,你怎么这么可爱啊,我都说了你要做一个思想伟光正的少女,不要动不动就动手解决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一脸正义:“道理是跟人讲的啊,对畜生肯定不用讲道理,直接上拳脚是最快的解决方法。”

    许俏一直乐,麦依依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,很好。也说明成长坏境非常单纯有爱。

    所以做事才能肆无忌惮,随心而为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时,驴肉锅上桌。

    一层炖着软糯又有嚼劲的驴肉下铺着一层切成菱形块的冬瓜。

    小火咕咚炖着,香气缭绕起来。

    吃完驴肉再吃冬瓜,然后可以涮点菜。

    麦依依有些新鲜的咬了口驴皮,有些Q弹筋道,味道醇香,忍不住滋滋感叹:“真的是好吃啊,你说这驴皮可以熬阿胶,我们是不是多吃点儿驴皮就等于吃了很多阿胶,也挺补的?”

    许俏一本正经的赞同:“大概是这样,可以多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专心吃肉,吃完肉又迫不及待的尝已经炖的软烂入味的冬瓜,“要我说冬天就是吃火锅好,什么麻辣的,三鲜的,驴肉的,铜锅的。都挺好!几个人围着一个冒烟的炉子,喝点儿小酒涮着自己爱吃的菜,多美啊。”

    许俏点头:“对,我也是这个意思,所以让独一处也上点养生锅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喜欢喝各种养生汤,一听这个眼睛都乐的眯起来:“说起来我还没喝到我外公熬的清汤琵琶燕呢,那个味道非常的美。”

    许俏一听眼睛就亮了:“咱们店里就有燕窝啊,到时候可以让周老炖。”

    这个清汤琵琶燕,她也只是在书上见过,却没有喝过,一听周显华会,心思动了,想喝。

    两人慢悠悠的吃了肉,又涮了菜,还让服务员下了两根扯面。

    面扯成二指宽,薄的透亮,吃起来却异常筋道。

    麦依依低头只管吃,她是属于那种吃饱了还能吃两口的人,最可恨的是还不长肉。

    许俏看着麦依依吃完,才去吧台结账。

    结完账,等着拿定额发票的功夫,就见包间里许亮和三个年轻男女出来。

    许亮原本要抢着去结账,看见站在吧台前的许俏愣了下,莫名有些心虚的停了下脚步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说好是他请客的,最后又硬着头皮过去结账,只是看也不看许俏一眼。

    许俏倒是不怕他,看着许亮绕过吧台,又把视线落在许亮一伙唯一的女性身上。

    妆化的有些浓,遮住了年龄,只是脖子上的颈纹显示女人至少在三十岁。

    女人并没有注意许俏,跟身边的小伙子笑着从许俏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许俏吸了吸鼻子,在满是浓重火锅味的空气里,她还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玫瑰花香,只是这玫瑰花香下还带着一股腥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曾经的职业敏感,许俏根本不会注意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用浓郁的玫瑰花香来遮掩身上的臭味和其他。

    许俏看着女人和两个年轻男人说笑着出了饭店门,才转身去拿发票。

    而许亮也已经结好账,扭头正好对上许俏的视线,抿了抿嘴,眼神恨恨的:“你最好少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许俏白了他一眼:“你算哪根葱?你只要管好你的手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拿着发票快步去找麦依依。

    许亮咬咬后槽牙,瞪了一眼许俏出门。

    麦依依抱着衣服正对着许俏笑呢,猛地接到许亮恶狠狠的眼神,卧槽了一声:“哎,那个小崽子,几个意思啊!”

    许俏觉得退伍后的麦依依有点儿放飞自我的欢乐,赶紧拉着她走:“那个小崽子就是许亮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顿时来了兴趣:“他就是许亮啊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