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还是周燕生掌勺,柳净池负责端上桌,用周燕生的话说,三个姑娘就指望柳净池下饭呢。

    柳净池端着饭出去的工夫,周燕生拿着大抹布,一边擦着灶台一边跟许俏说道:“想我堂堂清大建筑系的高材生,竟然落魄在这个地方做饭开小馆子。真是大材小用啊……”

    许俏倒是惊讶,没有想到周燕生还是个大学生呢!

    周燕生使劲的擦了下灶台,一个潇洒的转身,把抹布扔进水池里,笑看着许俏:“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开小馆子吗?都是因为老顾啊!”

    许俏可以看出来这三个大男人的感情很好,好到可以两肋插刀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顾承川牺牲了大好前途,猫在这地方开小饭馆,确实想不到。

    周燕生嗤笑一下:“当然我也没有那么伟大,上学就是随便考了下,没想到就进了清大。后来发现我的爱好还是做个厨子!顾承川也是清大毕业的,不过这个人是个读书的牲口。书读的特别好。二十一岁就从清大毕业了。然后就去当了消防兵。这一干就是六年!”

    许俏就更好奇了,这个时候,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非常吃香的。顾承川怎么就放弃了锦绣前程参军了呢?

    周燕生敛了敛桃花眼,垂眼看着许俏:“至于他为什么去参军,因为那一年出了一些事。但是这事吧,我不能跟你说,回头老顾要是愿意,你让老顾告诉你啊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燕生笑了下:“知道柳净池为什么学医吗?因为我们上高中的时候,都是打架不要命的主。那会柳医生就说了,他要去学医。免得哪天我们重伤快死了,他好给我们抢救一下。”

    许俏再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燕生伸手按了按许俏的头顶:“小丫头,现在我们可以谈一下合作了吧?”

    许俏伸手打掉周燕生的爪子:“合作?你还需要合作吗?反正你这就是玩票。店开不开都行吧?对了,你说你为了顾承川?你在这儿开个店能帮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周燕生笑的神秘:“可以打探情报啊。”

    许俏懒得理他,转身往外走,撩帘子时,周燕生又幽幽开口:“老顾不容易,他这么拼命是为了救赎!可是就算救遍天下人,也过不了他心里的那道坎。所以对他好一些啊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个刚康复的傻子,能怎么对顾承川好?

    周燕生这个语气,怎么像是交待顾承川女人的话?

    顾承川的女人,许俏想到这里忍不住耸了耸肩膀,还是算了吧。当他的女人太操心,天天怕他挂了当寡妇!

    还是当他的天使吧,时不时还能救他一下。

    掀帘子出去,店里唯一一桌客人,三个姑娘正在边吃饭边小声的说话。眼神还时不时的瞄着坐在吧台里的柳净池。

    被关注的对象却一脸平静,拿着书不受外界影响,看的认真。

    许俏过去找了个空桌下坐下,撑着下巴看着吃饭的几个姑娘,又回头看了看柳燕生,做生意原来用色相也可以啊!

    店门再次被推开,顾承川黑衣黑裤的进来,衬的整个人愈发的挺拔冷峻。

    许俏看见顾承川,眼睛亮了亮:“顾承川,你伤好了没?”

    顾承川也有些意外又碰见许俏了,这个丫头现在喊他名字倒是越来越顺口啊。还有这熟稔的态度,感觉像是多年的老朋友啊。

    店里三个女客人立马把目光投向了顾承川,又小小的惊呼了下,这个男人和刚才那个白净男人是完全不同类型。

    冷硬气质,英姿挺拔,看着就特别有安全感啊。

    如果柳净池是开在高岭上的花,俗人难近。那顾承川就是淬火后的钢,冷硬难折!

    不管哪种都是那么吸引人啊。

    柳净池看见顾承川,脸色才稍微温和了一些:“怎么才过来,不是十点吗?”

    顾承川冲许俏微微颔首,过去靠在吧台前:“有点儿事情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休闲裤包裹着大长腿,劲瘦中带着贲张的力量,随意的伸着,看着就非常养眼。

    许俏不能免俗的打量的,不得不说这个店里出了三朵金花啊!

    这三个男人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三个姑娘磨磨蹭蹭的吃完饭,也没找到跟柳净池和顾承川搭讪的方式,含羞的结账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周燕生在一旁笑的有些不厚道:“以后啊,你们就来我店里坐着,能让我店里生意好很多啊。以前一天都没有一桌客人。柳医生才来一天,今天就两桌客人了。”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