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燕生似乎压根儿没有通知顾承川的意思,把手机扔到一边,继续跟许俏将他劳逸结合的生意经。

    许俏却没有心情听,如果顾承川不去,顾崇柏肯定会去消防队找人的。

    就那个顽固的大家长,老了后想在家搞一言堂。

    周燕生看许俏心不在蔫,手指敲了敲桌子:“你放心啊,老顾电话打不通不是在开会训练就是在出警,所以顾老爷子想找人也找不到啊,还有啊,顾崇柏好歹也是军人出身,这点儿思想觉悟还是有的,虽然现在有些老糊涂。”

    许俏这才算是放了心:“那就好,最好顾承川不知道才好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有些难受,虽然顾颂年对顾承川很不好,但好歹纠结着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感情,没了,顾承川肯定也很难受吧。

    毕竟曾经一直渴望的父爱,却一天也没有得到过,现在虽然已经过了需要父爱的年龄,但是心底肯定多少会有点儿遗憾。

    周燕生没有许俏心思这么细腻,心情很好的不打算跟许俏再谈工作上的事,推开办公桌上许俏写的一堆计划:“今天不办公了,咱们出去庆祝一下?纠缠这么久的恩怨,总算是落下帷幕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说到做到,起来拽着许俏出去找周显华和笑笑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一起出去玩啊。”

    周显华摆手:“你们小孩子一起出去玩吧,这大冷天的,我还是在店里听听剧喝喝茶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最后,周燕生带着许俏和笑笑去了动物园。

    寒风中,动物该冬眠的冬眠,要不就窝在窝里不肯不出来,只有猴山几只猴子蹦来蹦去。

    笑笑倒是兴致勃勃的跑来跑去,开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许俏缩在围巾里,一脸哀怨的跟在两人身后,大冷天的动物园,除了工作人员,基本没什么游客。

    连卖小吃热饮的店都关了一半。

    许俏最后实在扛不住冷,让周燕生带着笑笑去逛,她去外面找了家快餐店等着。

    闲着没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估计麦依依应该到粤省了。

    打了个电话过去,结果关机。

    难道航班延误?或者不是坐的周燕生常做的那一班航班?

    等到周燕生带着笑笑逛完动物园出来,许俏又给麦依依打了个电话,依旧是关机。

    心里忍不住焦急:“周燕生,依依都关机快一整天了,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啊?”

    周燕生心大:“能有什么事?遇见打劫的,她不打劫别人就是好事了。再说了,她的手机不是经常关机,老爱忘了充电?”

    许俏还是不放心:“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,你问问她到家没有?”

    周燕生给麦依依母亲打了个电话,结果对方还在国外,并不知道麦依依回粤省了。

    许俏惊讶:“她早上走的时候明明说回家啊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还是不担心:“对啊,她家是粤省的,再说她这么大个人了,回家一定要爸妈都在家啊。她在粤省还一帮狐朋狗友的,肯定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许俏不同意,坚持让周燕生找找,有没有麦依依朋友的电话,看看这个丫头到底去哪儿了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