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净池看着麦依依,眼底隐约有笑:“你是觉得我应该回去认个错,然后等着继承家产?”

    麦依依点头:“对啊,干嘛非要把自己搞的那么有志气!反正认个错又不会少块肉。干嘛和钱过不去?你看你大姐,就巴不得你非常有志气的不回去,气的你家老爷子赶紧立遗嘱,到时候一分钱都不给你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眼底的笑意更浓了:“也包括让我娶那个张亚芬?”

    麦依依顿了下,惊讶的瞪圆眼睛,直勾勾的看着柳净池,突然哼了一声:“你乐意娶就娶哦,说不定那个张亚芬还是个天仙一样的美人,你还赚了呢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嗯了一声:“对啊,毕竟我天天顶着一张死人脸,能有人不嫌弃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货什么时候嘴巴这么能说了?

    许俏像是看戏一样看着两人斗嘴,觉得两人相处的莫名有爱啊。

    麦依依吃完饭,闷在心里的话不说出来难受,看着柳净池:“你和你爸到底是什么矛盾啊?就是因为给你娶了个后妈?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吧?”

    柳净池沉默了会儿,才解释:“和顾承川的情况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和顾承川不一样的地方是,他是留守在城里妻子生的孩子,而那些姐姐妹妹们,是柳净池父亲下乡时留下的风流债。

    这个后妈就比较有手段,上门逼死了柳净池的亲妈,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嫁进了柳家。

    柳净池说的很简单,许俏却明白,那个时候确实有很多这样的孩子,更多的是永远的留在遥远的乡下。

    麦依依显然也知道顾承川家的事情,听完后,啧啧感叹:“难怪你们感情这么好啊,同命相连啊。不过你比老顾要好一点儿,好歹一直在城里生活。”

    说完更加的气愤填膺:“就是这样,你更应该不能让她们得逞。反正你不要也不能让她们得到。”

    因为有了同仇敌忾的对象,麦依依暂时忘了跟柳净池还有点儿私人恩怨,开始跟柳净池口苦婆心的上课,不管怎样都不能便宜了柳家那几个姐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姐姐也是你爸爸在下乡留下的风流债?”

    柳净池摇摇头:“这个是他还没结婚前留下的孩子,结婚后等我妈生下我,才被女方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啧啧嫌弃的叹了好几声:“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啊。你这个爹还挺有本事啊!不过你这个姐姐肯定也挺恨你们的,看着现在对你这样,都是冲着家产去的。只要你爹一天不立遗嘱,她们就一天不死心。万一你爹突然没了,从法律上说,你们家的财产,你们几个要平分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岂不是依旧便宜了她们?不行,一分都不能给!如果她们以前对你好,你可以考虑给那么一丢丢。要是对你不好,就一毛都不给!”

    麦依依越说越激动啊,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始给柳净池上课,分析他家现在的形式。

    分析姓柳的老头有没有立马完蛋的可能。

    许俏坐在一边,看着麦依依越来越兴奋的模样,有些头大,觉得柳净池的爹看见这个场面,估计能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柳净池心里有自己的打算,一直脸色温耐心的听麦依依唠叨。这种不靠谱的关心,还是让他挺感动的。

    许俏看两人一时半会儿没有结束的意思,直接打算:“你俩慢慢聊怎么才能继承巨额财产的话题吧,我要回去休息了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摆摆手:“你自己慢点儿啊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等许俏关上门,麦依依才突然反应过来,若大个家里,就剩她和柳净池了!

    慌了一下,强做镇定的说:“你自己看电视吧,我也困了去睡了啊。你自己慢点儿啊,要是有事记得喊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等柳净池反应过来,跑着去了自己找好的房间。

    许俏跟周燕生忙了两天,找了装修公司,确定了最后的装修图,已经过了初八,年已经过完,很多单位开始上班。

    麦依依这几天也挺安静,没给许俏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从装修公司出来,许俏看看时间还早,跟周燕生商量:“我去看看依依去,不知道最近她把柳医生祸害成什么样了,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?”

    周燕生想了想,好歹柳净池现在也是独一处的股东了,过去看看也行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笑笑一起去了柳净池的家。

    路上还买了一堆菜过去,准备给麦依依和柳净池改善下伙食。

    毕竟麦依依不擅长做饭,而柳净池好歹是病人,也不可能做饭。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