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依依已经不想说话了,反正她说话也没人重视她。

    就听周燕妮开始说她从小到大各种不听话,调皮捣蛋的行为。

    运用了各种夸张手法,让麦依依自己都不忍心听下去。

    柳净池一直眼底含笑,谦卑有礼的听着,还时不时点评两句:“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,这样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从来没有像这样憋屈过,感觉都要消化不良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敲了敲桌子:“可以先点菜吗?我一会儿吃着,你们再继续聊着?”

    周燕妮瞪闺女一眼,就知道吃吃吃,太丢人了!

    柳净池含笑喊来服务员点菜。

    麦依依也不跟几人客气,反正他们的重点是在编排自己,而不是吃上。索性拿过菜单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点了本帮红烧小牌,目鱼烧肉,百叶包肉,醉蟹,各种小吃,外加几个小炒。

    也不问三人意见,合上菜单冲服务员说:“再来两瓶白酒。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燕妮拍了麦依依一把:“喝什么酒,净池还开着车呢,我们就聊聊天。”然后冲服务员说:“不要酒,菜慢慢上就想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嘟囔:“不是想让你们聊到高兴时,喝点儿酒助助兴吗?”

    麦父竟然觉得提议不错,柳净池立马会意,又去要了瓶茅台。

    麦依依抱着肩膀冷眼看着三人聊的热络。

    周燕妮似乎一点儿也不关心柳净池什么家境,里里外外都在说麦依依多么调皮捣蛋。

    麦父突然总结了下:“我和你伯母说这么多,并不是想说我家依依有多不好,多调皮。只是想告诉你,她惹祸的本领有多大。而你有没有能力处理这些后果。如果不具备这个能力,那么你们肯定是不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心嗖的吊了起来,哽在嗓子眼,有点儿难受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亲爹妈是真的很嫌弃自己呢。

    周燕妮也一脸严肃:“对,我们不求依依能找个什么家世显赫,大富大贵的。毕竟这些我们自己家已经具备了。只是有个担当的,依依就算是把天戳个窟窿,他也要有本事把这个窟窿本事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又感动了,果然还是亲妈。

    柳净池沉默了一会儿:“伯父伯母,只要我在,就不会让依依有事。”

    麦父和周燕妮都满意的点点头,又笑呵呵的说起别的。

    麦依依突然回味过来不对,拍了下桌子:“你们三个,能不能考虑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感受?我跟他根本没什么啊!爸妈,你们这个感觉,怎么像是要把我马上嫁给他啊!”

    周燕妮平静的哦了一声:“嗯,知道了,先吃饭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瞪眼,就这样完了?

    她果然是翻不出亲妈的手掌心,战斗力不行!

    饭菜上的很快,菜色漂亮,味道正宗。

    麦依依已经想好了,现在她说话根本不好使,但是这笔账可以算在柳净池头上,等回头着!

    这么一想,心情好了很多,拿着筷子埋头吃起来。

    麦父显然跟柳净池越聊越投机,两人最后还一人喝了两杯白酒。

    麦依依盘算着,把爸妈送回酒店,然后就带柳净池找个没人的地方算账,气头上了,直接杀了,毁尸灭迹算了。

    算盘打的噼啪想,却没想到柳净池也在麦父住的酒店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而周燕妮因为很久没见闺女了,晚上非要跟闺女睡一起,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然后赶着麦父去跟柳净池住一起。

    麦依依出门来也没带睡衣,洗了澡找了件周燕妮的睡裙穿上,头发湿乎乎的就要钻被窝里。

    被周燕妮一巴掌拍起来:“你看看你这个懒样子,柳净池看上你什么了?娶你回去简直是倒霉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盘腿坐起来,非常严肃的瞪着周燕妮:“周女士,我郑重的告诉你,我和这个柳净池真的没什么!最起码现在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燕妮淡淡的哦了一声:“那就是保不齐以后有什么呗,反正总会有什么,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你较什么真啊?”

    麦依依拱手一拜:“行,你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周燕妮拿着毛巾过来给闺女擦头发:“你看看你这个皮肤啊,就不知道好好保养下,黑黢黢的。奇怪了,我和你爸都不黑,怎么生你这么个黑闺女?平时也不知道保养下,摸上去粗拉拉的。真怕柳净池以后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哼了一声:“想死得快,就嫌弃吧。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