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电影院出来,笑笑依旧很开心的牵着周燕生的手,两人亲亲密密的边走边说着,多半都是周燕生在逗笑笑:“你刚看电影是不是哭鼻子了?”

    笑笑极力否认:“我没有,我才没有哭呢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亲昵的揉揉她的小脑袋:“看到那个小女孩的小猫死的时候,你敢说你没哭?”

    笑笑哼哼着不乐意:“我就是没哭。”

    许俏感觉自己像个多余的跟在后面,直到上了车,笑笑才想起许俏:“姐姐,你跟生生说了没有,今晚咱们住他家啊?”

    周燕生啧啧了两声:“小丫头真是没良心啊,这才出去几天啊,就开始分你家我家了?现在叔叔家不是你家了啊?”

    笑笑抿着嘴笑,靠在许俏身上不说话。

    许俏怕逗的笑笑不好意思了,拍了拍驾驶座的椅背:“行了,赶紧开车啊,到时候厂子忙起来你也没时间管笑笑了。我忙得时候,依依也在,我俩带笑笑肯定轻松啊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嗤笑一声:“你可拉倒吧,我这么跟你说吧,别看你跟老顾腻腻乎乎这么长时间,到时候咱们肯定得先喝麦依依的喜酒。倒是便宜柳净池这孙子了,以后我还得叫他小姑夫啊。”

    许俏乐了:“那多好,知根知底的,肯定不会欺负你小姑姑啊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边开车边跟许俏闲聊:“只要依依和柳净池在一起,我小太公肯定就催着两人结婚了。老头儿要是想催他们结婚,那戏多的很。”

    许俏知道老人都希望有生之年看到子孙成家,儿孙满堂的。不过说到结婚,感觉还是有点儿快。

    周燕生说着又自怨自艾的叹了声:“回头就剩我一个孤家寡人了,老了要是没人养老,笑笑给叔叔养老啊。”

    笑笑使劲点头:“生生不会老的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哈哈大笑:“对,我不老,到时候我变成个老妖怪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嘻嘻哈哈的到家,到家后,笑笑又拉着周燕生看她的最近的作业,嘀嘀咕咕说了好半天,才算是安静的去写作业。

    从这天后,也不知道是因为周燕生太忙,还是许俏多心了,总觉得笑笑真的不再刻意去黏着周燕生。

    就算碰到一起吃饭,笑笑也不会像以前一样,拉着周燕生的手,生生,生生喊个不停。

    周燕生倒是笑着说,笑笑长大了,还知道害羞了。

    三月底许俏生日时,独一处初装已经完成,还有些细节打造。

    速食厂那边也设备已经组装完成,人员还在招聘中。小丁和小崔已经去厂子住下,以后就负责厂子生产线那一块。

    周燕生不知道从哪儿招了两个负责开拓市场的,许俏见了一面,感觉两人都属于挺能说,公关能力挺强的那种。

    而早餐店那一块,许俏还是不想放弃,就让付小云负责,又招了两个帮工,晚上她辛苦点儿过去看看,等到厂子冷冻速食上了生产线,以后早餐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。

    千头万绪总算是捋顺了。

    麦依依和柳净池两人也总算是旅游回来了。

    许俏看着春风得意的麦依依,笑着调侃:“你还知道回来啊?我还以为你们打算抱着孩子回来,直接请我们喝满月酒呢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瞪她一眼:“许俏,你现在学坏了啊!本来还想送你一个生日礼物呢,现在没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悄悄看了眼柳净池,真的是谪仙落凡尘,眉眼温润了很多,目光总是围着麦依依转,落在麦依依身上时,眼神就更温柔了。

    周燕生靠在沙发上,恶心的踢了柳净池一脚:“行了啊,差不多就得了。可是不知道你谈恋爱了,看看这个骚样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倾身端了杯茶水起来,轻抿了一口:“来,叫声小姑夫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气的又踢了他一脚;“滚,赶紧滚的远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立马不乐意瞪周燕生一眼:“熊孩子,怎么一点儿礼貌都没有呢?不知道要尊老爱幼啊?”

    周燕生拍拍脑门:“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,我现在就盼着你们啥时候能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不理他的胡说八道,拉着许俏去小卧室说话:“你明天生日打算怎么过啊?顾承川明天休息不休息?”

    许俏摇头:“不清楚啊,明天不是周末估计是够呛了。而且我也没说是我生日,他不一定知道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嘁了一声:“不可能不知道啊,他们的脑子好使的很。再说有周燕生那个大嘴巴在,他肯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许俏是寄希望顾承川能来,又怕耽误他工作:“算了,还是别声张了,咱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