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一夜无眠,坐在床边看着顾承川,依旧无法相信白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只有腰间丝丝的疼痛提醒她,顾承川真的病了。

    忍了一白天的眼泪,这会儿不自觉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也许因为黑夜,心里的恐怖和不安才会放大。

    上一世因为顾承川牺牲在她的面前,她还接受过心理医生的疏通,上大学时,也学过应激障碍的病症,知道顾承川的病有可能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    她不怕等,也不怕他刁难自己,就怕他会怒吼着不想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顾承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动了动手脚,无法动弹。索性也不在挣扎。

    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许俏,眼中带着迷茫和疑惑。

    许俏吸了下鼻子,擦掉脸上的泪,看着顾承川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怕她开口,会让他厌烦。

    会激起他的暴躁。

    许久,顾承川又微微合上了眼皮。

    许俏心里一下松了一口气,垂首低喃::“你肯定会很快好起来的,你是顾承川啊,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啊。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倒下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懂,活着不仅仅是对自己负责。还要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。如果不是你,我想我根本不会懂得对生命敬畏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累了,就好好休息一下,但是不要太长时间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顾承川眼皮动了动又安静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梦里是一片混乱的火海,他伸手去拉一个女孩却只抓到了小女孩的衣角,眼睁睁的看着女孩落入火海中,画面一转,又是他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孩行走在楼体的边缘。

    因为严重缺氧加上身体疲惫,他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,最终还是一脚踩空,抱着女孩飘下了楼....

    后来怎么样?女孩还活着吗?

    他不知道,他感觉又进入了炙热的火场中,看见母亲和妹妹痛苦的挣扎,还有好多人在痛苦的挣扎。可是他却跑不动,腿像灌了铅块一样,动也不能动。

    各种火场在梦中交替,还有一张被篡改的图纸飘散在火海中,被火舌一卷化为灰烬……

    许俏看着顾承川额前的汗水越来越多,像是陷入极度不安的梦境中。

    小心的伸手轻轻擦着他额上的汗水,见顾承川没有醒,又抽了张纸巾过来,小心的擦拭着。

    空着一只手去握着顾承川被绑到床头的手,试图给他一点安慰,让他不要再受噩梦的折磨。

    这一招好像有点儿效果,顾承川果然平静了很多,呼吸又变得均匀悠长起来。

    许俏大着胆子俯下身,额头贴在顾承川的额前,唇瓣轻轻碰了下他的嘴唇,泪水又忍不住落了下来,落在顾承川的眼上,让他不自觉的蹙气了眉头。

    吓的许俏赶紧直起身子,生怕惊醒了顾承川。

    麦依依躺在一旁的床上也没睡着,安静的看着许俏的动作,心疼又无奈。

    真怕顾承川如果要病很长时间,许俏会熬不过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周燕生和柳净池就过来接顾承川出院。

    顾承川经过一晚上起来,似乎沉默很多,不知道在想什么,也没有乱发脾气。

    许俏担心顾承川这是严重了,柳净池反而安慰她:“这是一个好转的现象,他记忆混乱只会是短暂的,现在虽然还想不起来一些事情,但是已经在努力克制控制自己的情绪。如果克制不住的时候,可能会冲动动手。不过我相信老顾可以挺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许俏这才稍稍放心,只要顾承川有好的迹象,挨打她也不怕的。

    而且顾承川这算是恢复的很快了,说不定还会有奇迹出现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周燕生和柳净池为了防止顾承川半路情绪失控,三人都坐在后排,让顾承川坐在中间。

    麦依依负责开车,许俏一直从后视镜里看着顾承川,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关于顾承川住的地方,周燕生想让他住在京西小区,这样他和柳净池照顾起来也方便。

    许俏却坚持住在现在她租的房子里,她的房间让出来给顾承川住,她可以跟麦依依住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反正一定要让顾承川在她眼前,她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麦依依只能开车带着一行人去了世纪城的出租房。

    顾承川到了个新的环境,似乎也没什么排斥的反应,依旧表情严肃带着冷意,坐在沙发上身板笔直。

    周燕生还要去处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