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承川说过一句对不起后,再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许俏却觉得很满足,又去热了鸡汤让顾承川喝了,还看着他吃了个鸡腿。

    周燕生忙完回来,和柳净池带着顾承川一起去看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许俏想去却被柳净池拦住:“你还是在家休息休息,晚上你还要辛苦照顾顾承川呢。”

    许俏想想也行,而且顾承川也不想她看见他脆弱的模样吧。

    过去伸手抱了抱顾承川,在他身体要抗拒时松手退到一边:“你要努力啊,我在家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等三人走了,许俏坐在沙发上时,才觉得有些疲,靠在沙发上懒懒的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麦依依凑到她身边坐下:“你知道人类的接受能力有多强吗?而且很多觉得闯不过去的难关,在二十四小时候,身体都会自动调节到接受状态。所以过了今晚,一切都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开口说话就想哭,松懈下来后就特别想哭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心疼顾承川,怕他以后心里有负担。

    麦依依伸手搂住许俏的肩膀:“你要学会坚强,其实现在最该庆幸的是他还在啊。

    许俏头枕在沙发背上不吱声,脑海里总是出现顾承川躺在地上,手捂着眼睛的画面。眼泪就不自觉的溢出来。

    笑笑放学回来,小脸一直绷着,这两天都是周显华接送她上学放学,她已经知道顾承川出事了。

    看见许俏红着眼睛的模样,默默放下书包过去伸手抱着许俏,脸贴在她的胸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许俏伸手摸摸笑笑的脑袋:“姐姐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笑笑依旧不说话,只是拱了拱脑袋,小脸绷的更紧。

    麦依依还分神的想着,好像很少看见笑笑哭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孩子不是挺爱哭的吗?特别是家里出了这种事情,笑笑也是个挺重情义的小姑娘,竟然没哭。

    麦依依在观察笑笑的时候,周燕生和柳净池带着顾承川回来了。

    三个丰神俊朗的帅哥,这会儿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,看着有几分滑稽。

    许俏才想起来还没做饭呢,赶紧去厨房收拾做晚饭。

    也不敢问周燕生看心理医生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周燕生和柳净池到晚饭结束也什么都没说,两人坐了一会儿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许俏有些摸不清楚,顾承川现在是严重还是不严重?应该是不严重了,要不周燕生和柳净池不应该这么放心的离开。

    送走了周燕生和柳净池,许俏让麦依依带笑笑去房间写作业,她坐在客厅陪着顾承川。

    麦依依担心:“你一个人可以吗?”

    许俏点头:“可以的,他肯定不会伤害我的,如果不行我就喊你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点头,故作轻松的开口:“好,就剩我没有跟他过招了,不过我怀疑他也打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许俏笑着推麦依依去房间,又过去坐在顾承川的身边:“你要吃苹果吗?特别甜,尝一个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顾承川看了眼许俏,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好字让许俏开心的不得了,削苹果的时候嘴角一直带着笑,还不时抬眼看看顾承川,笑眼弯弯的模样,让顾承川烦躁减轻了几分。

    平和的吃完苹果又去洗澡。

    许俏原本说让顾承川睡自己的房间,她去跟笑笑或者麦依依睡。可是等顾承川洗澡的时候,她又反悔了。

    她要跟顾承川住一个房间,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麦依依惊讶的看着许俏:“你疯了啊,他要是半夜发脾气揍你了咋办?而且我给你说啊,还有一种人可能会患有xing瘾,你不怕啊?”

    许俏摇头:“不怕,而且他现在都不怎么跟我说话,肯定心里有愧疚。所以我要解开他的心结啊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摇头感叹:“顾承川上辈子拯救了全人类?怎么会摊上你这么痴情的女人呢。”

    许俏弯眼笑起来:“不是,是我拯救了银河系,才能三生有幸遇见他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感觉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被许俏说出来了,摇摇头:“行了,那你晚上小心点啊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洗完澡进房间,就看见许俏穿着睡衣笑吟吟的盘腿坐在床上,看见他进屋立马跪了起来:“你坐下,我给你擦头发啊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现在特别不希望有人靠近他,体内那股烦闷暴躁就不受控制的冒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许俏笑吟吟的模样,又不忍心拒绝。

    咬着牙隐忍着过去把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