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想想也是,或许他们可以尝试着相信周燕生啊,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糟糕。

    笑笑也知道周燕生十一回来过,却一个字都没问许俏,除了学校就是看书,或者跟周显华研究围棋。

    让周显华一直感叹后生可畏,如果不是笑笑让着他,他根本不是笑笑的对手啊。

    许俏觉得这样也挺好,时间慢慢过去,有些感情总是会淡的。

    十一的时候,顾承川因为要值班还要去支队开会,所以跟周燕生也没见成面。

    十一过后的第一个周末,许俏知道顾承川在单位值班,就带着笑笑过去转转,不能老是学习,都成学习的机器了。

    笑笑也不反对,坐上车后提醒许俏:“我下午三点还有围棋课和古筝课,所以只能在姐夫那里吃个无法啊。到时候我可以自己打车去上课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可不放心。不管怎么说你外表还是个小孩子,我就要好好保护你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孩子三个字,笑笑抿了抿嘴角没说话看向车窗外。

    许俏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笑笑,知道自己好像说错话了,想了想岔开话题:“笑笑,你跟老师说了关于初中跳级的事情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说了,老师同意我明年参加中考,如果成绩理想的话,就去上高中。如果不理想就当是一次锻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笑笑乐了起来:“肯定有啊,补习班的老师都说了,我这个成绩其实都可以不用补习了。姐姐,我想问你一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许俏有种预感,肯定是关于她俩之间互换灵魂的问题。

    笑笑想了下:“姐姐,你为什么非姐夫不可,是不是因为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许俏松了口气,笑着说:“因为他救过我的命,一开始我想报答他,后来渐渐喜欢上他,再后来就想非他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笑笑哦了一声,望着车窗外:“我现在有点儿后悔了,如果我不喜欢他,他就不会去那么远的地方。还是我太自私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总觉得从这么稚嫩的脸上说出这么成熟的话,有些不和谐和诡异。只能安抚她:“好了,事情已经成这样了,以后就不要瞎想了啊。”

    笑笑勉强笑了下,终结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从这一天以后,笑笑再也没提过周燕生。

    许俏开车到消防队时,得到消息的霍心颜跑着过来迎接两人:“许俏,你可是很久都没来了啊。还有笑笑,也很久没见到了。感觉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过去挽着霍心颜的胳膊:“我给你的药方,你有没有去抓药吃啊。”

    霍心颜嘿嘿笑了下:“我最近有些忙啊,就没顾上。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许俏盯着霍心颜,有些生气:“你呀你,怎么就不能听话点儿呢!你现在不当回事,以后怀孕会很困难的。”

    霍心颜吃吃笑起来:“怀什么孕啊,我连对象都没有呢。再说我才二十一,可不像你结婚谈恋爱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许俏气的瞪眼:“那你总有结婚的一天吧!现在把身体调理不好吗?而且年纪越小越注意的好。”

    霍心颜伸手抱着许俏的胳膊: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回头休息了我就去医院开药,按时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许俏佯装生气:“这可是你说的啊,回头你再忘了我就真不想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霍心颜伸手保证:“我肯定乖乖听话,再也不骗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想起来周燕生,有些好奇:“我听说周燕生结婚了,还去了南方?我还以为他喜欢你呢。”

    许俏使劲拍了霍心颜一下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他对我就像哥哥对妹妹的感情!”

    霍心颜赶紧捂住嘴:“对,对,对,不能胡说八道,否则让中队长听见了,该罚我负重跑步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无奈的看着霍心颜:“感觉你现在挺开心啊,看来还挺适应消防队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啊,你是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快乐呢。我打算看看能不能转个士官,争取在消防队多留纪念。”

    “加油,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嘻嘻哈哈的聊了一会儿,霍心颜才放许俏去办公室找顾承川:“赶紧去吧,中队长这两天心情不好,正好你可以去安慰一下。”

    刚要牵着笑笑离开的许俏又停下了脚步,看着霍心颜疑惑的问:“心情不好?我们最近通话短信,没感觉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藏着呢吧,反正最近训练起来挺狠的,我们都感觉他心情不好。估计十一的时候去支队开会压力比较比较大吧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