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说不让麦依依查周燕生的下落,可麦依依还是忍不住偷偷托人查了。

    发现周燕生这次是真的铁了心跟大家断了联系,电话关机,身份证也没有任何出入境或者航班信息,酒店也没有任何记录。

    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一样,再也找不见了。

    离开的人离开了,留下的人生活还要继续。

    许俏犹豫怎么跟顾承川说这件事,这两天都有些不敢接他的电话。还有笑笑,小丫头依旧什么都不问,却比以前更努力了。

    许俏半夜起来,看见笑笑还趴在书桌前学习。忍不住过去在旁边的小床上坐下:“笑笑,你这么学是在透支身体。”

    笑笑扭头看着许俏:“我只是想快点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时间总是要慢慢的过,你再着急也不可能一下长大。”

    笑笑摇头:“太慢了,我怕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什么?”许俏有些不明白:“你这样学习只会让身体受不了,回头身体垮了会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笑笑很想问生生到底生了什么病,想到那天许俏和麦依依眼睛发红的回来,还有这两天许俏总是愣神,最终还是忍住什么都没问。

    许俏整理了下笑笑额前的碎发:“不管怎么说,都不要透支生命,我们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再重来一次,所以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笑笑重重点头:“我知道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还没有长大,还没有去保护她想保护的人,怎么可能舍得离开。

    许俏想了三天决定还是去见一下顾承川,没想到顾承川听了后反应很平静。

    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,好一会儿才说:“周燕生离开是迟早的性格,他之前折腾一番,其实还没有下狠心。你们这么过去哭一场,再加上笑笑的原因,他最后肯定会狠心离开的。“

    许俏愣了一下:“是不是我们不去,他就不会走的?”

    顾承川回头看着许俏,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将人揽在怀里,靠在他胸前:“别瞎想,后来他病发的时候也会走的,他那么骄傲臭美,肯定不想让人看到他狼狈的模样。所以走了也好,人这一辈子不都是在分分合合中度过。”

    许俏觉得顾承川说的轻巧,心里肯定很难受,“我们不应该这么悲观,说不定周燕生会遇见什么奇迹,过几年健康的回来呢?”

    像她和笑笑都能互换了灵魂,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顾承川嗯了一声,摸着许俏的头发不再吱声。

    周燕生走了,他和柳净池应该是最难受的,却不能像许俏和麦依依一样大哭一场。十几年的兄弟感情,怎么可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只是他跟柳净池都能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,沉默的等着或许有奇迹发生。

    许俏和麦依依两人将精力都投入到独一处和速食厂。

    到春节前,速食厂的生意已经吞下了华北五省,然后朝全国铺陈开来。

    订单像是雪花一样飞来,工厂工人三班倒的忙着,冷冻车间的订单也是压的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麦依依建议扩厂,许俏却不同意,她想开独一处分店!

    想将独一处先扩大经营,像上一世那样,独一处可以享誉京城。

    更要在全国,甚至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都开独一处分店。

    许俏相信就算周燕生不会回来,可是不管他在哪里,看见独一处就等于看见家了!

    她也想告诉周燕生,他们都在家里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麦依依听了许俏的想法,沉默了很久,红着眼圈点头:“好!干。”

    转眼又到了除夕,看着独一处宾朋满座。

    许俏和麦依依都挺难受的,麦依依叹口气:“兔崽子,看看他不在,我们把这里也经营的很好!甚至比以前都好。”

    许俏点头:“嗯,他肯定能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突然情绪低落起来:“你说他怎么就那么狠心呢,一点儿消息都不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许俏沉默的看着楼下人来人往,菜香酒浓。

    心里也难受,不知道和周燕生在哪里过年。

    麦依依呼了口气:“算了不提这个没良心的兔崽子了,你和顾承川说五一结婚不会有变故吧?”

    许俏摇头:“不会,我们必须要开开心心的活着,周燕生才能放心不是吗?你和柳医生呢?什么时候结婚?

    “他现在挺忙的,刚去了三院,接的手术也多。很多患者都是慕他的名字来的。所以等过一阵他不忙了再说。”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