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这一等,就从白天等到了黄昏,这中间还提着婚纱去大门口看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又不敢去问霍心颜,顾承川他们那边有消息没?

    晚上也是在消防队食堂解决的,许俏坚持不肯换下婚纱,害怕顾承川他们突然回来,再折腾换衣服太浪费时间,而且顾承川那么累了,到时候让麦依依抓拍两张就行。

    因为许俏穿着婚纱也不方便去食堂吃饭,所以陈述把饭菜端在接待室让麦依依和许俏吃。

    许俏怕把饭菜弄到婚纱上,吃的格外小心,麦依依边吃边嫌弃:“你说脑子是不是有病,又心疼顾承川累着,又想拍个他们脏兮兮的照片。图什么?纠结不纠结?”

    许俏乐:“我就是想留个纪念,回头给我的孩子看,你看爸爸这么脏的时候,确是最美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:“......”

    许俏乐呵呵的吃完一份米饭,继续等顾承川他们平安回来。

    听到有消防车警笛声,许俏顿时拉了精神,拎起裙摆跑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妈呀,你慢点,等等我。”麦依依赶紧拿起相机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正好看见顾承川从消防车上下来,许俏抱着裙摆欢快的跑过去,跑到跟前张开双臂紧紧的抱着顾承川。

    麦依依赶紧举起相机疯狂抓拍。

    全方位无死角的抓拍,她当特种兵时的体力这会儿完全体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镜头了,星空蓝的消防服下,一张一张年轻的脸庞上满是污渍黑灰,却笑的一脸开心的看着顾承川和许俏,洁白的牙齿格外的抢镜。

    顾承川伸手抱着许俏:“好了,我们全体归队,无一受伤。要不要我去洗漱下继续拍婚纱照?”

    许俏乐弯了眼睛,使劲摇头:“不用,不用!你们赶紧洗洗去吃饭和休息,我和依依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想拉着顾承川拍几张照片,现在看着他疲惫的脸,还有衣服上浓浓的烟土味,又心疼的不行,哪里还舍得让他再累着。

    顾承川有些愧疚,见许俏坚持,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,发现手挺黑,有些愧疚:“对不起,等以后有空了再补。”

    许俏笑着使劲摆手:“没关系,没关系的,这样已经挺好了。我和依依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转身低头才发现婚纱上全是黑印,乐滋滋的跑着去找麦依依。

    两人开着车出了消防队,麦依依才冷哼一声:“好几千的婚纱啊,就让你穿一次!你说你多败家子吧。”

    许俏乐:“这个婚纱我要好好放着,多有纪念意义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叹口气:“你反正是完蛋了,不管干啥都能想到顾承川!”

    婚纱照拍完,许俏就赶紧找了家影楼帮着精修后期和订制相册。

    影楼工作人员看了婚纱照,特别是最后几张麦依依抓拍的镜头,触动挺大。原本还想跟许俏多要一些钱,最后因为感动,只收了相框的工本费。

    许俏和麦依依已经抱着砍价的心态来了,见工作人员去跟老板嘀咕了一会儿回来,优惠力度一下这么大,觉得砍价的特长都没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许俏犹豫了下开口:“这个能不能五一前出来啊?我知道这个要求挺过分的,只是我们五一结婚,而之前他一直没有时间拍婚纱照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在一旁点头附和:“对,对,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了,谁知道还接警出警了,直到半夜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板也不含糊:“没问题,到时候给你们来个加急的,五一前给你们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许俏和麦依依连连道谢,从影楼出来还感叹,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。

    忙完婚纱照的事,许俏又抽空开始收拾他们的新房,屋里的一些小细节一天天在装满。

    像只小蜗牛一样,慢悠悠的填满了他们的家。

    五一婚礼过后(婚礼小剧场全订进群可有,毕竟你们懂得,八月二十号放!)

    许俏还像单身一样,带着笑笑和麦依依在世纪城租房子住,每周回去打扫一下新家的卫生。

    麦依依还是和许俏她们挤在一起,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这结婚和没结婚一样,结婚还有什么意思呢?要我说你干脆搬到消防队旁边去住,还能是不是的享受下滋润。”

    许俏瞪眼看着麦依依:“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黄呢?一个没结婚的大姑娘怎么什么都敢说?”

    说着扑过去把麦依依按在沙发上一顿说磋磨:“你这个女人,现在真是越来越过分了!你说柳医生怎么还不把你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哈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