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觉得顾承川这个办法可行!

    拿着报纸好好研究了下,民间菜,就要是一些不经常被人熟悉的,而且最好是已经从大众面前消失的老味道。

    忍不住皱眉,这个有点儿难办啊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正是饭店生意最好的时候,任性的周老板回家了。店里就留了服务员和厨师。

    又是生意冷淡的一天。

    许俏看着睡眼惺忪的周燕生,有些担忧这个独一处的生意,能熬过这个冬天吗?

    晚饭过后,许俏趁周燕生去厨房捣鼓熬汤的工夫,拿着报纸去找他。

    周燕生拿过报纸看了一眼,挑了挑桃花眼:“怎么?有兴趣参加?我可没兴趣!”

    许俏就知道是这样:“你不是说合作吗?为了提高独一处的知名度,咱们应该参加啊。就算不能拿个一二三等奖。入围决赛也行啊。这样独一处就能立马引来很多客源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眯眼看着前方,仿佛看见蜂拥而至的食客踏破了独一处的门槛,忍不住打了个寒战:“不行,不行!那样太累了。你看周哥哥像缺钱的人吗?为什么要把自己搞的那么累?”

    许俏无语的看着周燕生:“你才二十几岁怎么就有这么可怕的思想呢?你要是错过这个机会,以后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周燕生莫名其妙的被上了堂人生课,抖了抖手里的报纸:“参加也可以,但是我有个条件,就是如果咱们进入了决赛,咱们的店真的火了。以后管理什么的都由你负责!”

    许俏看着阴险的周燕生:“你的意思是想当个甩手掌柜的?”

    周燕生认真的点头:“对,谁让老顾又暗算我!”

    许俏狐疑的抬眼看着周燕生,这个草包怎么知道是顾承川出的主意?

    因为第二天柳净池要离开,晚饭后,周燕生非要喊着几个人去大排档庆祝,不,是欢送一下。

    顾承川和柳净池都没意见,从少年时代就混在一起的三个人,豪饮也是友情的一种见证。

    许俏不太想去,她想好好休息一下,努力想想到底做什么样的特色菜,才能在初赛中脱颖而出?

    初赛虽然不限食材,却有价格的控制,就是所谓的物美价廉味道好。

    周燕生哪肯放过许俏,伸着大手扣在她脑袋上,推着她往外走:“周哥哥既然答应你了,就能让你拿个第一回来。”

    许俏不知道周燕生的自信来自哪里,只能默默跟着三人出门。

    顾承川话很少,依旧穿一身黑。黑色的短袖T恤,黑色的休闲长裤,包裹着劲瘦修长的大长腿,格外的养眼。

    柳净池穿着浅灰色的T恤,咖色西裤,也是如芝兰玉树般隽秀。

    唯独周燕生穿着花里胡哨的沙滩裤,松垮的二道背心,趿拉着双夹脚趾的人字拖,有些嫌弃的看着顾承川和柳净池:“你说说你俩啊,出去喝个啤酒,穿的跟去西餐厅一样!不热吗?”

    许俏却慢悠悠的跟在三人后面,欣赏着美男,不得不说,二十六七岁的男人最有魅力,刚褪去青涩步入成熟,却又离油腻的年纪很远。

    夜市离独一处不远,离歌舞团更近。

    一排排小四方桌,散落的矮脚凳。

    烟熏火燎的烟雾,带着夏天的憋闷席卷着每一个食客。

    男人们喝的开心,索性脱了上衣光着膀子,露着或白或黑皮肤的上身。

    许俏皱了皱眉,她一直都不喜欢这样的环境,再美的食物,都会被这些碍眼的画面破坏了美感。

    周燕生大大咧咧的过去点了烤肉,烤肉筋,羊腰,羊宝,牛鞭,牛心管,板筋等一大串。还要了一桶扎啤!

    许俏安静的坐在顾承川旁边,看着伙计搬过来绿色的扎啤桶,皱了皱眉眉头,这一通估计有二十升!

    周燕生这是要把自己做泡酒的药引子吗?

    周燕生端着一盘花生毛豆,边磕着毛豆边往过来走,嘴里还嘟囔着:“毛豆没味道啊!”

    看见许俏才想起来:“鸡丁妹妹喝什么?扎啤行不行?”

    许俏看着伙计又拿过来四个扎啤杯子,指了指顾承川:“他也喝扎啤?”

    周燕生像是听见个笑话一样:“多新鲜啊!我们以前喝酒,都是这边挂着输液瓶,这边端着酒杯。你问柳净池,我们怂过吗?”

    柳净池竟然没有反对,还主动把接满的一杯扎啤放在顾承川面前。

    许俏瞪眼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朋友!

    周燕生哈哈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