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依依追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找人查了一下他们的护照购票信息,他们竟然去了挪威!”

    许俏心里一咯噔,笑笑不可能会去找她的生父生父。

    麦依依也有些好奇:“你说会不会是笑笑去见她的生父生母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许俏很快否定,毕竟笑笑和那对无良父母没有感情,也许去挪威只是一个巧合。

    麦依依哦了一声:“你现在在哪儿?我可是在独一处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顾承川这儿呢,一会儿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哎呦哎呦的怪叫了下,又调侃了几句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许俏放下电话才注意到顾承川不在房间,估计是去办公室或者训练去了,轻轻伸了伸胳膊,下地穿鞋到窗边,看着窗外的训练场。

    顾承川果然在,跨立背手而站,看着战士们拎着水带负重训练。

    阳光下,显得那么英姿勃发!

    许俏伸手摸了摸小肚子,有些自豪,这个男人是她的!

    回到独一处,许俏拉着麦依依去办公室,告诉她自己怀孕的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!怀孕了!”麦依依兴奋的喊起来,想拉着许俏蹦一圈,又想到她怀孕了,自己围着许俏转圈:“这么说我要当姨了,不行,我要当干妈!”

    麦依依越想越兴奋,在许俏身边坐下:“就这么说定了,我给孩子当干妈。对了,你最好生个儿子,我喜欢男孩。我这个人比较重男轻女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.......”

    麦依依继续说道:“主要生个儿子可以随便玩,到时候教他功夫,让他去当兵,不听话可以随便揍。你说要是个闺女,娇滴滴的,哪儿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许俏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干妈果然不靠谱。

    麦依依突然呀了一声:“现在怀孕什么时候生?”

    “三月三号左右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掰着手指算了一会儿:“行吧,回头我辛苦一点儿,你就好好养胎坐月子,把咱们大儿子照顾好。反正顾承川也指望不住,以后这个家里我就是爸爸,你是妈妈。”

    许俏被麦依依的逻辑逗乐了:“你真能扯,行了,还是说说笑笑他们,这两人之前真是一点儿消息都没透露啊,行动可真是够隐秘的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这两人保密工作做的不错,还有笑笑,这小丫头人小鬼大。昨天晚上我还问她为什么不上补习班。小丫头还一本正经的说去补习班浪费钱。这可好,直接出国了!难道出国就不浪费钱?”

    许俏笑了:“算了,只要她开心愿意去就去吧,只是这一老一小出门,能行吗?

    麦依依哼一声:“他们就是怕我们担心这个担心那个,才偷摸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晚饭前,柳净池下班过来。

    麦依依又拉着柳净池一顿叨唠:“许俏怀孕了,你记得在你们医院妇产科走个后门,留个床位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只是淡淡的看了眼许俏,没有什么反应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麦依依却依旧在兴奋:“我是孩子的干妈,你就是孩子的干爹,以后没事要多想着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突然扭头看着麦依依,神情认真:“等我忙完这一段,咱们也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麦依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:“结婚?”

    柳净池点头:“结婚,你不是喜欢孩子吗?”

    麦依依脸皮再厚这会儿也有些小小的不好意思,瞪了眼柳净池:“我现在喜欢的是许俏肚子里的孩子,你瞎想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许俏难得的在一旁起哄:“对啊,你们也该结婚了,要是你们有个孩子,老爷子肯定不会偷摸出去旅游了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哼了一声,嗔怪的瞪着柳净池:“鬼才要和他结婚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口是心非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饭后为了照顾许俏,麦依依让她先回去休息吗。

    而且独一处现在经营正常,每天账务明白清楚,不用天天守着。

    许俏还有个小小的遗憾,就是没有那个好运,怀个双胞胎。

    要是能有一对像小周几和小朵儿那样的龙凤胎更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。

    许俏开车回去的路上还在算,等国家放开二胎政策时,她好像快四十了!

    遗憾!

    就这么胡思乱想着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