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承川带队拉练一天心神不宁,收队回消防队时已经是傍晚,衣服都顾不上换去拿手机开机。

    不大会儿蹦出两条未读短信,他先点开了许俏的信息:我现在去医院,要生了,你不用担心,我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。

    手一抖手机差点儿掉地上。

    要生了?!

    顾承川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又点开柳净池发来的消息:“恭喜,母子平安,儿子七斤重。”

    那么一瞬间,顾承川觉得眼底发热发酸,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一路跌跌撞撞的到医院,才想起来没打电话,也不知道许俏在哪儿个病房,又激动的给柳净池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麦依依抱着小早早在病房里溜达,还时不时看看隔壁病床的孩子,看完后越发觉得自己家的小早早是最好看的。

    病房门被敲响,顾承川站在敞开的病房门口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三人病房,又都是女人,他激动的想直接进去,却又觉得不妥,所以敲了敲门然后就杵在那里。

    麦依依抱着早早咦了一声,过去啧啧:“早早啊,这个人有些眼熟哎,看看我们认识不?”

    顾承川看了眼她怀里的孩子,视线已经越过她投向躺在中间病床上的许俏身上。

    许俏这会儿精神好了很多,突然看见出现在门口的男人,眼圈一红,嘴一撇,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麦依依来回看看两人的模样,抱着孩子用胳膊肘怼了下顾承川:“傻站着干嘛?快过去看看你媳妇。”

    然后跟两边病床上的产妇和孕妇解释:“没办法,她男人是消防员,刚出警回来。所以这会儿虽然过了探视时间,也要破个例不是,打扰了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两边都表示能理解,还拉上帘子,给许俏和顾承川个隔出一个小小的独处空间。

    顾承川三两步跨到病床下,俯下身伸手捧着许俏的脸,拇指擦着她的眼泪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开口声音有些哽咽,眼尾猩红,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许俏使劲摇头,吸了吸鼻子:“不用对不起的,我就是看见你开心的想哭,而且我还没有准备好他出来呢,他就出来了。所以我有点儿小小的慌了一下。不过不疼,儿子很乖,我也不疼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头又低了一些,脸颊挨着她的脸颊,眼泪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出来:“谢谢你,俏俏。,”

    许俏感受到落在脸上温热的泪,有些心疼:“你还没看儿子呢吧?长得很好看,以后肯定是个小帅哥,而且还特别乖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才起身坐在床边,伸手抹了下眼底,转身看向麦依依。

    麦依依赶紧抱着早早过去,胳膊放低递到顾承川面前:“看,是不是很好看?我们早早多可爱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刚才扫了一眼就觉得有些丑,现在再看,嗯,还是丑。

    小家伙还睁着眼睛,目光呆滞的不知道在看哪儿,两只小手像小鸡爪一样乱晃着。

    他也看不出来哪儿好看,不过可能是自己的儿子,看了这么一会儿,又觉得很稀罕。伸手想抱又怕把小家伙弄疼了。

    麦依依让顾承川先摆好姿势,然后把早早轻轻的放在他的臂弯上。

    瞬间,顾承川的身子僵硬,怀里的小家伙软软小小一团,他生怕自己力气大了会捏碎小家伙。

    麦依依在旁边直乐:“你胳膊放松,又不是让你端着炸丨丨药包。”

    然后有些得意的跟许俏说:“看看我,是不是比他抱孩子熟练,大嫂就教了那么一下,我就能抱着来回溜达了。而且我还会换尿不湿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僵硬了好几分钟,低头看着儿子的肉泡三角眼,竟然觉得挺好看。

    晚上只能留一个人陪床,顾承川坚持他留下来,让麦依依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麦依依却十分不放心顾承川:“你会换尿不湿吗?你知道孩子喝多少度的水吗?你会给孩子换衣服吗?”

    顾承川:“......”

    麦依依得意了:“所以今晚我在这儿陪床,你明天白天过来学习一下,明晚可以是你。”

    然后赶着顾承川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许俏眼神亮晶晶的躺着,啧啧的嫌弃:“我这儿陪你一天,你也没这么开心啊,顾承川一来,你怎么就跟换了个人一样,瞅瞅这开心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许俏手盖在脸上:“就是开心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过去看着躺在小床上的早早:“还是我们早早好看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出去也没离开,就坐在医院楼下的小花园里,抬头能看见住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