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依依每次提起笑笑,都忍不住一阵夸赞:“怎么学习这么厉害呢,感觉上学完全不吃力。是件很轻松的事情,果然天才和我们的脑袋不一样,有些人天生就适合学习。”

    许俏倒是担心笑笑不能融入集体:“她现在上大学了,真怕她还是想高中一样独来独往,毕竟未来这几年,她不可能再跳级了,每一门功课都要学的扎扎实实才行。我真担心她住校跟同学们关系搞不好。”

    笑笑的脾气倔,对不喜欢的人和事,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根本不会圆滑的去处理人际关系,许俏总怕笑笑这样会吃亏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才实学埋头苦干的人,不如左右逢源的人吃香。

    麦依依叹口气:“小丫头脾气倔着呢,不过怎么就想着去学医了呢,我一想到笑笑这么个小丫头,拿着手术刀站在手术台前,开膛破肚的,怎么就觉得那么不可信呢。”

    许俏撑着下巴看着麦依依怀里的儿子,笑着逗着。

    她知道笑笑学医完全是因为周燕生,不管周燕生现在是生是死,那都是她的执念。

    许俏很多时候都在想,如果周燕生回来了,笑笑长大了,他们会在一起吗?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,周燕生肯定过不去心里那道关卡,怎么也不会跟笑笑在一起。

    想想都是愁!

    麦依依逗了着早早,转了一圈,小家伙就要找妈妈了,小胳膊伸着,啊啊的要许俏。

    “给你给你,真是个小白眼狼,干妈对你多好,你就要妈妈抱。等着以后你妈揍你的时候,不要想着让我拦着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一脸埋怨嫉妒的把早早递给许俏。

    许俏刚接过早早,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撩衣服,找他自己的饭碗,小嘴啊啊啊喊个不停,像是饿的一分钟都不能等。

    麦依依在一旁笑着:“小家伙真是个小饭桶,不过母乳还是挺方便的。而且没想到你这看着不大,产量还不低,把小早早喂的白白胖胖的。”

    许俏懒得搭理麦依依的调侃,转过身去喂小家伙吃饭。

    麦依依知道小家伙跟嗑药一样,吃会儿奶就能睡了。闲着无事,索性下周转一圈。

    下楼正好碰见是大堂经理楼明明在跟收银聊天,闲着没事凑了过去:“你们聊什么呢,聊得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楼明明指了指门外:“我听说咱们对面要开个什么酒楼,三层的,档次比咱们这个还好,我俩说会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好奇:“你们听谁说的?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见动静?确定?”

    楼明明点头:“原本那一片是小广场,现在要盖露了,据说这块地是私人地皮,所以也不算是违建。如果他们盖三层楼的话,正好挡在我们前面,到时候肯定影响我们的生意,因为会把我们挡的严严实实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一听也着急了:“如果真是这样,这孙子就不地道了。”

    楼明明也不知道从哪儿才弄了那么多小道消息:“我还听人说,人家就是看咱们独一处生意太红火,所以才动了心思要盖个新的酒楼出来,你想啊,咱们饭店的饭菜就算是再好吃,菜品换的再快,也有来腻的时候。如果前面新开一家酒楼,肯定会影响生意,分流走一大批客人的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一琢磨还真是这么个理:“消息确定吗?”

    楼明明点头:“应该是确定的,我有个朋友就是做小工程的,还参加他们这个酒店的招标呢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一听,这阵势有点儿大啊,都招标了,肯定实力也不小。

    “你找你朋友打听打听,看看建这个酒店的幕后老板到底是谁呗?”

    楼明明点头:“好,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皱眉想了一会儿,赶紧转身上楼去找许俏,跟许俏小声的说了遍楼明明说的话,有些气愤:“如果是真的,这人就做的有些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许俏倒是不惊讶:“生意原本就有竞争,而且咱们店前面那块地皮一直空着,开发盖楼都是迟早的事。你想现在附近的小区逐渐都完善起来,肯定各种商业配套也会齐全,以后这里就会很繁华,多出来一些饭店并一定是坏事,只是盖在我们前面就有些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也是气愤这个:“谁说不是呢,这样的话咱们的店肯定受影响。

    许俏皱眉:“其实恶意竞争这些也不算事新鲜事,特别是饭店,如果不能做成老店,很容易就会被替代。不过我们也不用太担心,毕竟他现在还没有盖不是,咱们还可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嘴上虽然这么说,心里却着急,只要对方破土动工,环境就会被搞的乌烟瘴气,两地距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