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承川那边虽然不知道早早出事了,却总是心神不安。

    想起上一次心神不安,是许俏生孩子,也不知道这一次会是什么?难道是早早生病了?

    顾承川最大限度也只能想到这个,再深的也不敢乱想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都想冲动的去找个电话打给许俏问问,最后还是忍住了,他在岗位上,怎么可能起不好的带头作用。

    想的难受,从贴身口袋里拿出照片,是早早六个月时,麦依依给他们一家三口照的合影。

    胖乎乎的早早坐在他的回怀里,许俏趴在他的肩头,三人笑容一致,都是张大嘴巴眯着眼眼睛,这么看起来一家三口长的真像。

    顾承川用指尖摸了摸早早的小脸蛋,仿佛都能听见早早咯咯乐的声音。

    旁边副队长凑了过来,看着照片上的孩子感叹:“难怪全队人都喜欢他呢,看着多讨喜,看看这个大耳垂,像个弥勒佛一样,以后准是当官的命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倒不在乎早早将来能干什么:“如果可以,我还是希望他做个普通人,衣食无忧,健康平安就好》”

    副队长想想也是:“当官的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我真是羡慕你啊,虽然经常看不见嫂子和孩子,但是好歹在一个城市。像我,孩子都四岁了,我才见过两面。媳妇工作没假期,咱们这边工作也没假期。想想挺对不起他们娘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这样的人就不该结婚,说不定哪天送回去的就是一张照片。苦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默默收起照片,又放进最靠近心脏那边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车里的警铃想起来,接线员接通后跟顾承川报告:“报告中队长,城北一处居民楼发生煤气罐爆丨炸,家里还有老人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收起所有心思,指挥车辆出发去救人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离事发地点最近,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赶到了小区。

    着火的楼层在十楼,十一楼,家里还安装了防盗窗,十楼爆炸后气浪冲碎了玻璃,房门被炸的变形,根本打不开。

    屋里还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八个月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顾承川他们赶到时,孩子的母亲哭着坐在地上,看见顾承川他们,跪爬着过去:“快救救我儿子,快救救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留下一个战士安抚家人情绪,带着副队长和两名战士上楼。

    到了八楼,楼道里就开始有烟,到十楼烟雾已经浓的让人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还隐隐有孩子的啼哭声,顾承川瞬间就想到了早早,心里更加急切。

    让战士赶紧其强拆门,门打开的瞬间,浓烟卷着热浪扑面而来,孩子的哭声更响亮了。

    客厅已经着了,还好老人知道自救,抱着孩子趴在卫生间的地上,水龙头也开着。

    顾承川先抱起孩子,让副队长背起老人往外走,留下两名战士灭火。

    小孩子在看见顾承川那一刻,突然乐了,弯着眼睛的模样像极了早早。

    顾承川甩了甩脑袋,觉得今天想起早早的次数太多了,赶紧把氧气罩带在孩子脸上,屏住呼吸下楼。

    跑出一楼,孩子的母亲扑过去抱过孩子又亲又哭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里来的电视台记者和摄像师,不但捕捉到了顾承川抱着孩子冲出来那一幕,这会儿记者又拿着话筒脸来采访顾承川。

    顾承川不喜欢这样的曝光,转身直接走了,记者只能去采访后面背着老人的副队长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早早依旧没有消息,各个关卡也传来消息,没有看见有可疑人带着孩子出城。去调查顾崇柏的人也表示,没发现顾崇柏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电视新闻也开始播放寻人启事,许俏已经绝望了。

    早早已经不见六个小时了,这会儿孩子肯定饿了,饿了会不会哭?抱走他的人会不会对他好?

    越想越绝望,站起来一下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麦依依见许俏这样,急的又哭出声。

    好在柳净池在场,救治下许俏又缓缓醒来,呆呆的不出声。

    电视新闻里播完寻找小早早的新闻,下一条就是顾承川火海救孩子的新闻,一身星空蓝的顾承川,把氧气面罩盖在婴儿脸上,抱着孩子飞奔出来。

    许俏听着声音缓缓扭头,看着电视里顾承川抱着孩子的模样,又呜呜哭起来。

    他救了别人的孩子,她却弄丢了他们的早早。

    早早要是再也找不见了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想着一下爬起来,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全家福就往外走,麦依依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