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里的阿姨皱眉看着顾承川:“老爷子身体不好,去疗养院了。有什么事等过段时间他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呵了一声:“去疗养院了?那你转告他一下,做为顾家的子孙,我觉得顾家祖坟的位置不太好,可以刨了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屋子突然响起顾崇柏气急败坏的声音,接着是一通悉悉索索声,雕花木门推开,顾崇柏一脸怒意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顾承川!你长本事了是吧?竟然敢刨祖坟!”

    顾崇柏在意这个,曾经一再跟人炫耀,祖上都是做官的,是因为家里祖坟位置好,山清水秀,福荫子孙。

    顾承川哼笑一下:“反正你已经跟断子绝孙差不多了,何必又在意这个?而且我和早早也不是你炫耀的资本,在你不承认我母亲的那一刻起,我们和你们顾家就没有什么关系。如果你非要说我和早早身上流着你们顾家的血,赖不掉!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没办法,如果可以,我真不愿流你们顾家的血,更不愿早早沾上你们顾家半分,因为一切都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顾崇柏伸手指着顾承川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气的却说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伸手捂着胸口,气的要吐血。

    顾承川冷眼看着他:“我今天来就是警告你,你要是敢再动早早的主意,我会让你失去你最珍惜的东西!”

    顾崇柏因为被威胁更生气,只感觉胸口一阵阵的刺痛,心脏都快要爆炸了:“你竟敢威胁我!”

    “不是威胁,只是警告你!你也收起你所有的小心思,早早不是你能动的,你也不配!”顾承川说完看也不看顾崇柏一眼,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柳净池扫了顾崇柏一眼,跟着出门。

    两人刚出了院门,就听到身后噗通一声,接着是阿姨的惊呼声:“老爷子!”

    顾承川看了柳净池一眼:“给他叫个救护车,别死的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挑挑眉,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坐到车上,顾承川脸色铁青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柳净池拍了拍顾承川的肩膀:“他以后肯定也不敢了,而且这一次气的半条命都没了,以后想动也动了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承川头枕在椅背上沉默了一会儿,才睁开眼看着前方:“到现在我都不信我妈和妹妹是因为意外,龚艳萍是主谋,顾崇柏父子在背后却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现在他又怎么有脸一而再再而三的来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知道顾承川心里的苦,默默听他的发着牢骚。

    顾承川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母亲没有看到他成家生子,没有能看到早早。

    偶尔他也想过,如果母亲稍微有点儿骨气,不要因为爱变得那么卑微,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顾承川跟着柳净池到家时,已经收拾好了情绪,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怀疑是顾崇柏找人抱走了早早,可是没有证据,也只能这么把顾崇柏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许俏看着顾承川神色正常,松了口气,推着他去看在地上爬的早早,她和麦依依去准备午饭。

    笑笑一直负责拦着早早,省得他爬的太忘我,往厨房爬。

    早早这会儿看见爸爸了,立马掉转方向,退着往顾承川方向爬,边爬边笑的开心,小胳膊小腿倒腾的特别快。

    顾承川弯腰抱起儿子,惹的早早又咯咯乐个不停。

    麦依依在厨房帮着洗菜,听到早早的小声探出头来:“早早这个小没良心的,才见过几面爸爸,就跟顾承川亲的不行,我这个天天抱着他的干妈,他竟然还挑三拣四,气人不气人。”

    许俏直乐,早早在肚子里时候就最喜欢爸爸,而且她感觉以后顾承川会是那个很宠孩子的,而她要扮演严厉的角色。

    早早跟爸爸疯起来很开心,喜欢顾承川把他举的高高,笑的嘎嘎不停。

    麦依依在回去的路上跟柳净池念叨:“以后我们也要个像早早这么可爱的儿子!”

    柳净池想起早上那一幕,不由颤了下,琢磨了下开口:“我们可以不要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哈?不要孩子?”麦依依有些懵:“为什么不要孩子?你不喜欢孩子啊?还是你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是觉得有个孩子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,到时候把所有关爱都给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想想是这样没错,可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对:“疼孩子不对吗?”

    柳净池小心的措辞:“可是这样就会分散了夫妻感情,很多夫妻最后因为抚养孩子矛盾不断。我想我们可以不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