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俏带着早早在麦依依办公室待了一会儿,见麦依依实在太忙,不停的在打电话,接电话,还有各个部门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实在不忍心再打扰麦依依,带着早早离开。

    麦依依接着电话也没工夫送娘俩下楼,只能摆摆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麦依依都很忙,中午晚饭都是饭局,贷款就要请领导吃饭,还要陪供货商吃饭,还要跟大客户吃饭。

    吃饭就要喝酒,似乎不喝酒就谈不成生意。

    好在麦依依酒量还可以,又带着厂子比较能喝的副总,连轴忙着转。

    柳净池也忙,但是只要有时间就要去接麦依依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赞成麦依依这么应付饭局,却也知道生意场上哪有那么容易谈成,特别是像是速食厂这样一个新厂子,没背景,实力也不是很雄厚。

    创业初期,这些都是难免的,只是以前有周燕生在中间斡旋,现在周燕生不在了,许俏又要带孩子,只有麦依依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平安夜,柳净池难得下班早,接到麦依依有饭局的信息,还很乖的把地址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净池按着地址开车过去接麦依依,刚好赶上饭局散场,供货商似乎还有些不尽兴,麦依依让副总再带着供货商去唱歌找其他娱乐项目。

    她跟着柳净池回家,坐进车里看着柳净池黑着一张脸,打了个酒嗝:“柳医生,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?如果是以前,我也特别讨厌这种场合,觉得谈生意坐下来好好说不行吗?为什么非要喝好心了,玩高兴了才满意呢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无奈叹口气,伸手摸了摸麦依依的脑袋:“这不怪你,社会陋习就是这样,生意必须在酒桌上谈,否则就是看不起对方。只是你这样下去身体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嘿嘿乐:“你忘了我是千杯不醉?而且我还会藏小海绵呢,这些人根本喝不过我的,我要是不装醉,怎么能让他们高兴满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拍了下胸口:“虽然没喝多,还是有些难受,你拉我去找俏俏,我要喝她煮的醒酒汤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指了指手表:“你看看都几点了,这会儿早早都睡了,你还去折腾许俏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把食指放在嘴边虚了一声:“不要说话,我们悄悄的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呕了一声,推开车门跑停车场边的垃圾桶狂吐起来。

    柳净池赶紧拿了瓶水过去,边拍着麦依依的背,边心疼的说:“今天这是喝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麦依依灌了一口水,漱了漱口吐了,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周燕生的生日啊,你们忘了吗?他是平安夜的生日,他的生日比你们都小,每年的尾巴上,他却还想当大哥。过了今天,周燕生就三十一了!”

    边哭边说着:“柳净池...我心里难受......你说他怎么就那么狠的心,一点儿也不联系我们呢?我想他,特别想。我今天喝酒的时候就想,如果周燕生在的话,肯定不会让这帮孙子灌他小姑姑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周燕生这个王八蛋,柳净池,你知道我和许俏为什么这么努力把独一处要做好吗?去他么的女强人!我俩就是想把独一处的产品,还有分店能开到全国各地,全世界各地去。到时候不管周燕生在哪儿,都看见我们独一处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我们都在等他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无奈,弯腰抱着麦依依站起来,让她靠在自己怀里:“依依,你听我说,周燕生不管能不能回来,我们都要努力活着。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他嘛,我们从小感情那么好,而且也只有他让我欺负,还那么护着我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无奈的轻拍着麦依依的背,他也想他。

    周燕生就是有那个魔力,一边让人气的牙根痒痒,一边又让人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麦依依哭够了,抱着柳净池:“我要找俏俏,我要喝醒酒汤。”

    柳净池怎么说都说不通,只能开车带着麦依依去找许俏。

    许俏刚哄睡早早,在客厅跟阿姨挑豆子,想着生点儿豆芽。

    结果柳净池带着醉醺醺的麦依依过来了。

    许俏有些惊讶,麦依依酒量不错,而且她还会耍点小手段,按说不该醉的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麦依依一见许俏,过去搂着许俏的脖子:“俏俏,我都快半个月没见你,好想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喝这么多,赶紧坐下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。”许俏扶着麦依依去沙发前坐下,看着麦依依眼妆都哭花了,大大的黑眼圈有些狼狈。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