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旭只能认命的应下,谁知道这个小莫总这么难搞呢。

    莫笙看罗旭点头同意了,又撑着下巴继续吃他的棒棒糖,弄的腮帮一鼓一鼓的。

    罗旭见莫笙没说让走也不敢走呀,只能沉默的等着。

    莫笙吃完一根棒棒糖抬头一看罗旭还在眼前,有些吃惊:“你怎么还没走,等着给你涨工资?”

    罗旭心说你没发话我敢走吗?准备开口说离开。

    莫笙一拍脑门:“最近行程给我空一下,我想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罗旭只能说什么,对这个刚来公司半年的小莫总,经常各种理由不来上班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莫笙等罗旭除去了,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,感觉到十分的寂寞。

    他喜欢热闹,喜欢跟柳净池和顾承川在一起时,三人肆无忌惮的说笑喝酒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呢,

    也算是幸运,还魂在一个老有钱,又特别爱儿子的老总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莫笙叹口气,还是出去找点儿乐子吧。

    又快到了京城用蜂窝煤取暖的高峰期,顾承川最近忙的连轴转。

    各单位,小区街道都要定时去检查消防安全。

    有些破旧的小区,还是筒子楼。

    楼道里堵满了蜂窝煤,纸箱木板等废弃物,扔舍不得扔,留下又不值钱。

    这些人就这么攒着,一点儿也不担心会不会着火。

    顾承川他们每次检查这么的小区都十分的头疼,小区没有物业,社区也监督力度也不到位。

    而且小区里很多老人又非常的不讲理,不管你怎么说安全,他们都不会听的,只有大火烧到家门口才知道害怕的那种。

    有的甚至是来检查了,就赶紧把楼道里的东西搬进房间里,等检查一走又把东西搬出来,继续堵在楼道里。

    墙上贴的禁止堆放杂物,占用安全通道的标语,贴上没几天就被撕了。

    顾承川他们只能不厌其烦,一次又一次去。

    只要是有空闲时间,都会去转一圈。

    顾承川带着陈述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现在这个城南小区了,小区里配套设施也比较破旧,多是一些老人和外来租房子的住。、

    筒子楼一层住十几户,有的直接把厨房支在过道里,煤气罐也直接放过道中,然后和一些易燃的堆放在一起,一旦发生意外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敲了几家门,有配合的会赶紧把杂物纸壳之类的拉回家里。

    有些岁数大的干脆不停,还要跟顾承川他们理论:“我放在我自己门口,也没有影响别人走路,怎么就不行了?再说了,如果着火了,也是烧我自己家的东西,我们能负责。”

    陈述看着面前快八十岁的老人反,有些头疼,依旧好脾气的劝着:“大爷,这里一旦着起来,过道里的煤气罐就会爆炸,到时候咱们这个楼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有些想不通:“既然这样,就让他们把煤气罐收起来,我这些纸壳子有多大危害,真要着起来,我一盆水泼上去就灭了。真正有危险的是那些煤气罐。你别让大家把煤气罐放在过道里。”

    陈述已经跟这个不讲理的老人打过很多次交道,每次都是这么不讲理,好说歹说才能让他把这些杂物收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今天老头怎么了,更是倔的要命,怎么说都不行。

    陈述有些无奈:“如果你这样不配合我们,我们会采取强制措施把这些东西拿到楼下去。”

    老头一听怒了,梗着脖子瞪着陈述:“我看你们敢动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顾承川皱眉看着老人家,拍了拍陈述的肩膀:“通知他子女,直接强制执行。”

    道理这么明白还要倚老卖老,再说下去也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陈述看着老人:“那我们现在通知你的子女过来处理这件事,如果以后门口再出现这些东西,是会被罚款。”

    老人一听还要罚款,脾气顿时上来了:“你们敢!我看你们是想钱想疯了吧!我看你们谁敢问我要钱,还有我看你们谁敢动我的东西,除非我死了!”

    “死了正好,死了还清净了呢!”

    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顾承川和陈述转身,看见走廊尽头有个坐轮椅的人,身后还有个推轮椅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是谁说的。

    老人一听更是气炸了,瞪眼看着走廊尽头的两人:“你又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莫笙挥了挥手,让罗旭推他过去,停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