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蝉淡淡地扫了一眼,要是以往看到这些灵药,她肯定已经停下来开始采集了。可如今更重要的是别的事情,这些都可以靠边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找到凤栖梧,最好是能够在太阳落山之前找到她,今天是最后一天,我担心要是还没有找到凤栖梧的话,咱们可能要在这个秘境里待三十年。”

    姜蝉言简意赅,一进入秘境,她就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被压制了,这让她非常地不适应。墨玉摇了摇头:“好不习惯啊,一下子身体就变地沉重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了,我在凤栖梧的身上下了追魂香,你跟着我走,咱们加快速度。”

    姜蝉是一个心思重的人,怎么可能不多做准备?这追魂香是姜蝉特意为凤栖梧和墨玉准备的,要是走失了就可以凭借着追魂香去寻找。

    “这边,这里有凤栖梧活动过的味道。”姜蝉吸吸鼻子,这个时候小金的天赋异禀就派上用场了,不管凤栖梧经过了多久,只要她曾经经过这里,姜蝉就能够闻地出来。

    修为被压制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两人的速度变地很慢,就选姜蝉有风力的加持,也只能够拽着墨玉达到平时一半的速度。

    她们进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,基本上要在午夜之前出了这个秘境,时间非常地紧迫。

    一连飞了有一个时辰,姜蝉能够感觉到凤栖梧经过了许多地方,但是偏偏一个影子都看不到。她就是再淡定也坐不住了,难道真的要在这里待上三十年?

    天门的秘境非常的大,这么走走停停地,好不容易看到前面有一个大殿,只是殿门看上去有点破旧,姜蝉的精神顿时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抓紧时间过去,我能够感觉到凤栖梧就在这里面,不过我有点疑惑,千丝萝怎么在这附近?”

    姜蝉皱了皱眉,这批修士进去的时候,她没有看到顾淼儿啊,怎么在这里还感觉到了千丝萝的存在?顾淼儿是什么时候进来的?

    如果说在这秘境里遇到了顾淼儿,那么凤栖梧等人没有准时出秘境也就说得通了。女主光环嘛,遇到的人都要吃亏。

    大殿内,顾淼儿神情严肃地盯着上方地一只玉珏,似乎想要尽全力将它炼化。凤栖梧站在另一边,和顾淼儿呈相对之势,两人正在僵持,看谁能够优先炼化这一块玉珏。

    唐予白站在顾淼儿的身边一边给她护法,一边在顾淼儿实力不济的时候给她输送真元。看两人僵持不下,唐予白悄悄地捏了一个手印向着凤栖梧弹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正是双方僵持的时候,只有有外力的干涉,另一方肯定会失败。凤栖梧单枪匹马的,哪里敌得过唐予白会暗中下手?

    就在那条火龙快要扑到顾淼儿身边的时候,被一只修长的手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墨玉一个闪身就站到了顾淼儿的身边,她迅速地捏了一个手印,火龙被墨玉推到了另外一边,转手墨玉就是一道冰刃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目标直冲唐予白的胸口,在火龙的攻势被墨玉推到了另外一边的时候,唐予白就暗叫不好。但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,墨玉的冰刃已经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唐予白闷哼一声,应声而倒,口中顿时就喷出了一口鲜血。没有了唐予白的真元供应,顾淼儿根本就不是凤栖梧的对手。

    还不到三秒,凤栖梧手臂轻轻一招,玉珏就落到了凤栖梧的手中。顾淼儿倒退两步,正好摔倒在唐予白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死死地盯着姜蝉等人,要不是姜蝉和墨玉的突然出现,玉珏早就到了她的手里了。在看到这块玉珏的时候,顾淼儿的潜意识就在高速她,这是一个好东西,她必须要拿到手!

    事情的走向也确实是如她所预料的那样,正当一切都顺利的时候,姜蝉和墨玉居然出现了。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玉珏现在也成了别人的了。

    顾淼儿现在也端不住了,看着姜蝉和墨玉:“两位前辈也未免有失偏颇,这原本就是属于我的机缘,两位前辈为何插手?”

    看凤栖梧完好无损,姜蝉这才放心。凤栖梧在收好玉珏后也有点脱力,当下就在打坐恢复。姜蝉递过去一瓶回元丹,凤栖梧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墨玉戏谑地勾起唇角:“小丫头,公平的比试或者是各凭本事争取机缘,我们根本不会插手,这小子暗中偷袭算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予白捂着胸口,慢慢地坐起身来。墨玉笑眯眯地:“自古机缘都是有缘者得之,要不是有这小子帮你,你能够和我师侄僵持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够以多欺少,我们就不能了?你也未免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了。”

    看距离子时还有一段时间,姜蝉也有兴致和顾淼儿好好说道。她很好奇,顾淼儿和唐予白是怎么来到这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