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把饭菜端去客厅,在茶几上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安夏应了声,端菜去上房客厅,路过许美凤的时候,也许是她本来就对许美凤十分戒备,加上又断了一锅连汤带油的红烧鱼块,她格外注意脚下的门槛,这时候她发现许美凤突然伸出一只脚,她已经来不及停下,惯性让她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这一下是许美凤内心使坏,她看到一锅炖鱼,就想让她砸翻手中的盆,最好鱼汤全泼在脸上才好,这么热的天,这些带着厚厚一层滚烫热油的鱼汤泼上去,那张脸就毁了。

    安夏不动声色,许美凤为了绊倒她,居然把脚都侧着立了起来,她猛地高高抬起脚步,照着许美凤的脚,一脚狠狠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在火房响起,安夏又假装被这声尖叫吓慌了,手一抖鱼里面热乎乎的油汤照着许美凤小腿处狠狠泼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又是一声能掀翻房顶的叫声,“荣伟!”

    许美凤吃痛不已,“噗通”一声栽倒在地,安夏听到动静,赶忙把菜放下,去扶许美凤。

    “滚,滚开!”

    剧痛之下,许美凤丧失理智,再也装不下去,一双眼睛狠狠抠着瞪安夏,那眼光恨不得拿刀子宰了她,“你是故意的,你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美凤!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听到动静林荣伟跟林月娇一起跑过来,看到许美凤倒在地上,疼得脸型扭曲,眼泪都出来了,浑身轻轻颤抖,许美凤的小腿处一片红油辣汤,安夏在一旁急得快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婶婶,我不是故意的,我走的好好的,没看到你的脚就在我前面,婶婶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?你怎么样?贱人,你是故意的,你故意害我妈,我妈对你还不够好吗?收留你,给你安排睡觉的地方,为了你一天训了我两次,你居然害我妈,爸,你看她把妈烫的。”

    林荣伟阴沉着脸,大热天的,本想吃顿好的,怎么出了这么个事,“怎么回事?你会不会干活,你婶子对你多好,你这孩子咱心眼这么黑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诛心了,林荣伟这样说,就是认定安夏是故意对许美凤使坏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、我真不知道咋回事。婶婶让我把菜端去客厅,我端着炖鱼往前走的时候,婶婶明明站在侧面,跟我还有些距离,我不知道咋回事踩上了婶婶的脚,婶婶一叫吓得我以为咋了,身子一晃菜汤泼了出来,我真不知道咋回事,刚才婶婶明明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林荣伟看着安夏急得边说边比划,一双眼睛阴沉沉瞪着眼前的小姑娘,盯了许久见她除了着急和担心,眼神清澈没什么鬼主意,他平日里也深知许美凤为人,过了这么多年,对许美凤还是了解三分的,喜欢耍小聪明,使阴招。

    否则当年他只是跟许美凤接触,并没同意谈婚论嫁,结果不知怎么的,自己就被许美凤灌醉,然后就有了一夜外加孩子,这时候不娶都不行,许家直接告诉他,坏了自家姑娘清白,不娶她就要坐牢,娶了就给他安排工作,调到厂里当工人。

    威逼利诱下,林荣伟跟许美凤结了婚。

    “婶婶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、你的脚是咋伸过来的,我没看见,我扶您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许美凤见丈夫迟迟不说话,除了女儿在一旁叫骂,林荣伟只是沉沉看着自己,眼神复杂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别过来,我真是跟你八字相冲,今天你要跟我一起买菜,回来我就中暑了,现在你又踩了我的脚,泼了我一腿油汤,嘶……荣伟,好疼。”

    林荣伟张开手,扶着许美凤慢慢从地上起来,“行了,我带你去厂院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婶婶要是疼,可以用冷水先冲一下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荣伟,我不要冲,我现在都快疼死了,一冲皮都要掉下来,她、她怎么这样,我对她不够好吗?”许美凤靠在丈夫身上,委屈地哭着。

    安夏看出来了,她这是不余遗力地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呢。

    “婶婶,是我错了,虽然我没看到你的脚,但还是我错了,要不、要不你打我,或者你也泼我一身油,只要你解气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我拿开水烫死你!”林月娇恶狠狠地跑去橱柜把开水瓶淋下来,拔下瓶塞,照着安夏腿上倒去。

    安夏紧紧闭着眼睛,忍着害怕,看到开水要泼出来,躲都不躲。

    “娇娇,干什么!”

    林荣伟一声怒吼,吓得林月娇把泼回的水收势三分,可还是有一些开水泼了出来,浇在安夏脚背上,她脚上穿的凉鞋,一下子就被烫红了。
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