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纷纷扬扬落了一夜,木桥、枯树、飞檐已是银装素裹,纯白无瑕。雀儿端着洗漱水推开凌潺的房门,寒风拥着雪花随之钻进屋内,飘落帘幕,卷入珠帘,迷幻而又飘忽。

    凌潺已下了床,此时肩上只披着一件外衣,静静的站在窗前,风一阵一阵吹来,带着寒意,同时也带着零碎的雪花。她透过半掩的雕窗,望着雪幕中池边那两树红梅,今日的红梅仿佛比前几日娇艳许多,枝头已

    积满白雪,在漫天飞舞的飘雪中挺立着纤细身姿。鲜红的花瓣在雪做的纱衣中若隐若现,在风的嬉戏抚弄下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天冷,站在这着了风寒就不好了。”雀儿不经意间看见珠帘内立于窗前的凌潺,从窗外灌入的风雪吹拂着她的发丝衣角,身后不远处的暖帐慢慢起舞。

    凌潺收回视线,轻轻关上了窗,对雀儿说道:没事,身子哪有这般娇弱。”

    雀儿将手中的木盆放稳,转身关上门,将寒气彻底阻拦于屋外。“二小姐快洗漱吧,不然一会儿水就凉了。”雀儿将木盆端去了里屋。

    雪花漫天飞舞,四周静得出奇,仿佛连风声都听不见。已被白雪覆盖的木桥上多了一抹撑伞的身影。江听雪用轻盈的碎步踏着松软的积雪,就如同一个雪中精灵,一步一步朝着凌潺的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她进屋时凌潺已经穿戴梳洗完毕。“我以为你还未起呢。”虽撑着伞,但江听雪身上依然落了不少雪花,沾染了寒气。这一进屋,双手就抖落起身上未消融的细碎雪花来。

    “雪姐姐过来坐,怎么来这么早,有事?”凌潺指着软席问道。

    江听雪故意打趣的问了句:“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?”

    凌潺笑笑:“那倒不是,随口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逗你的。”江听雪笑得很灿烂,就如同春日里的阳光,与凌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凌潺无奈道:“我又不是孩童。”

    “窝在屋子里这么久了,该出去走走了,不然会闷坏的。”凌潺听了江听雪这话,瞬间知道了江听雪来的目的,竟又是想带她出去。

    “也就昨天一天,也没多久。”凌潺感觉一天并没有多久,只是因为她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不愿随我出去啰?”江听雪佯带失望的神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这么精妙绝伦的雪景,不出去赏赏岂不可惜。”凌潺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在罗威看过的雪景。那是白茫茫一片,无边无垠,挺拔的雪松、孤独的雪屋、朦胧的雪幕所点缀的雪景,还有北部那绚丽的极

    光。那样如童话般的景只需看一遍,就已深深的印入灵魂深处,何况凌潺见过的次数岂止一遍。

    “可是今天陪你出去的不是我。”江听雪卖了一个关子。

    凌潺知道江听雪总是喜欢调她的胃口,干脆顺着江听雪的意思来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天天将你绑在身边,有人嘴上不说,心里估计已经很不满了。”江听雪说的有人,凌潺自然知道是指陆景行。

    “你是误会很深。”凌潺起身将窗户开了一个缝隙,炭火燃烧释放出的气体有点烈。

    “他正忙着准备出去所需的物件,而我就做个好人,来告诉你了。走吧,用早膳去。”江听雪拿起安放在一旁的披风为凌潺披上,顶着白雪纷纷漫步于雪地之中。

    马车已在府门外等候,一个披蓑戴斗的车夫立在车旁,点点白雪积身,仿若历经风霜而不知归途的放逐人。

    凌潺握着手炉,不知这是要去哪,侧头看了眼狐裘加身的陆景行,将心中的问题用眼神表露出来。陆景行立马会意:“来的时候我告诉过你,钱塘湖的雪景不错。”

    凌潺本以为三人会一同出去,出门时才知,钱庄还有一堆事等着江听雪。

    马车内的两人相对无言,马车外的世界更显寂静。凌潺感受着马车的微微晃动,抚摸着由热逐渐变凉的手炉,时间已在雪地上留下了蜿蜒而细长的印记。

    马车越来越稳,最终停在了梅林边。凌潺此时看到的钱塘湖景致虽绝妙,却并非现代的西湖。它没有“断桥”,有的只是白雪;它亦没有“南屏晚钟”,却有“双峰插云”;它也没有“曲院风荷”、“雷峰夕照

    ”、“花巷观鱼”,它更看不见“苏堤春晓”、听不见“柳浪闻莺”。它真正存在的只是皑皑白雪覆于万物之上,蒙蒙雪雾漫于天地之间,深深梅林绽于风雪之中,细细流沙躺于静水之下。这样的景更像自然之景,

    而非人工所修饰之景。

    脚下的积雪吱吱作响,两双脚印从林边一直蜿蜿蜒蜒蔓延至深处。两人都未撑伞,凌潺戴着披风本就有的帽子,望着梅雪交织的枝头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